•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
    X

    铝价低迷行业深陷亏损库存缩减价格上下两难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9-03-14 15:17

    经历了2018年的价格逐步回落,国内铝商品市场价格已逼近13000元/吨的低点,全行业深陷亏损。

    证券时报·e公司近期对铝行业上下游企业采访调研获悉,虽然过去一年铝企出现了一定的产能缩减,市场库存有所下滑,但当前需求仍无法对市场价格形成明显提振,供大于求的情况依然存在。预计2019年铝价或仍弱市运行,短期内或难有大幅冲高表现。

    铝价逼近一万三

    “这几天市场现货铝价大概在13600元/吨左右,已经比前期涨了一些。”谈及近一年多来国内铝行业的价格情况,神火股份董秘李宏伟告诉,2019年1月份,国内铝现货价已一度跌至13250元/吨,达到近几年的低点。

    2017年,受供给侧改革等因素影响,国内铝价一路走高,一度达到超过17000元/吨的历史高点。不过自2017年10月价格出现下行后,铝市便持续不振。

    “2018年铝价触底收官,终年低位徘徊,震荡区间在13450元~15000元/吨。前9个月,铝价大致呈‘W’运行态势,第四季度铝价一路单调下行。”回顾过去一年的铝价走势,生意社铝产品分析师叶建军称,2019年1月中上旬,铝锭市场均价延续弱势行情,1月15日铝锭市场均价跌至13223.33元/吨,为近2年低位,随后铝锭价格开始企稳上扬。

    据生意社数据显示,截至3月11日铝(99.70)市场均价13630元/吨,较年后第一个工作日(2月12日)市场均价13350元/吨,涨幅为2.53%;较1月15日报价涨幅为3.08%。

    叶建军表示,近期铝价企稳上扬,一方面基于2018年第四季度铝价大幅度回落,高成本铝厂亏损面严重,国内部分铝厂陆续减产压产,行业自主去产能现象明显。另一方面,在政策面,国际上中美贸易关系出现缓和,国内基建刺激下需求逐渐回暖,铝产品的应用面扩大,国内铝锭基本面逐步向好。加之,前期铝锭因氧化铝价格下调,成本面支撑预期崩溃,铝价大幅跳水后,基本触底运行,预计近期铝锭价格仍处于修复状态。

    “春节后铝市场现货报价确实涨了一些,但3月份开始,由于前期上涨,下游拿货意愿偏淡,大户依然是囤货状态,价格有一定支撑,但远期还是没有大涨趋势。” 卓创铝分析师郑春蕾也称,年后国内铝价走势趋稳,但是后期增长动力不是太足。虽然铝价保持增长,但铝企依然亏损,节后依然还有铝企停产。2、3月份铝需求整体平淡,尚未达到需求旺季。近期铝价上行因素是节后下游开工,需求增加,但整体需求增量比较有限,目前铝市场货源依然充足。

    不仅铝价触及低位,作为电解铝的上游,国内炭素价格近一年来也持续走低。3月12日,前往位于河南巩义的一家中型炭素生产厂看到,几个大棚内,少量码放了炭块儿产品。虽然春节假期已过去一个月,但厂内依然未有开工迹象,周边同类型企业也均较为冷清。

    “冬季限产期还未过,很多企业从去年11月已停产至今。近一年来炭素价格处于较低水平,企业也都适当缩减了产量。”这家炭素厂的负责人胡明哲(化名)向介绍,2017年,国内炭素价格曾达到4400元/吨的高位,而当前报价已不足3200元/吨。2月份时,龙头山东魏桥的炭素报价下降了140元/吨,3月份公司再度调跌140元/吨,出现了两连降。

    “2017年那波价格上涨,一是因为年中第一批环评不到位的炭素企业全都停掉了,企业因新添环保设备成本提升,市场供应减少,另外当时国内电解铝违规产能相继曝出,市场产生恐慌情绪,下游积极囤货。那时,很多电解铝企业都要拿着现金到厂里买货。可是2018年10月底,由于错峰生产的政令并未如预期,环保限产没有一刀切,市场也就缺失了炒作预期,产品价格此后就出现大幅下跌。”胡明哲分析。

    企业全面亏损

    伴随着铝价大幅下跌,铝业企业也步入全面亏损。

    “从去年以来,铝行业开始了长期的、全行业的亏损。亏损时间如此之长,已经超出了正常情况。”谈及当前铝行业企业的盈亏情况,李宏伟对表示, 据了解,目前铝全行业几乎97%以上的企业都在亏损。作为电解铝产能大省,河南地区电解铝企业生产1吨产品的亏损额能超过2000元。

    河南有色金属协会常务副会长刘利斌接受采访时也指出,当前国内电解铝企业多数处于亏损状态,市场价格应该已是底部。如果再降价,除非是上游原材料煤炭或氧化铝出现价格大跌。不过目前看来,氧化铝继续降价的可能性不大。

    他表示,现在河南地区电解铝的成本在15000元/吨,以当前的市场价格而言,企业几乎无一能盈利,在全国范围,当前价格下能够盈利的企业也微乎其微。

    工信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解铝现货均价14262元/吨,同比下跌1.8%,受环保整顿,铝土矿价格持续走高,煤炭价格上涨,企业节能减排成本提升等影响,电解铝综合生产成本同比大幅提升。2018年,铝行业实现利润372亿元,同比下降40%。其中,铝矿采选实现利润7亿元,同比增长19.6%;铝冶炼、铝加工行业实现利润112亿元、25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4.6%、31.4%。

    申万宏源研报也称,2018年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叠加中美贸易摩擦升级,铝价从年初15260元/吨下跌至年底13605元/吨,同比下跌10.8%。价格下跌使得企业盈利不断恶化,部分厂商因持续亏损被迫停产。经测算,截至2019年1月底行业仍有超过15%运行产能现金成本位于铝价13500元/吨以上,其中50万吨产能亏损超过三个月。

    当前铝企的业绩下滑情况,从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预告中也可见一斑。

    2月28日,常铝股份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8%,净利润亏损4.3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52.99%。此前,云铝股份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期内公司将亏损14.6亿元,而2017年公司净利润为6.57亿元。而中孚实业业绩预告也称,预计2018年公司净利润将亏损18亿元至2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6亿元至20亿元。

    部分产能彻底退出

    “目前除新疆、云南等电费较低地区的部分企业可勉强维持盈亏平衡外,其他地区很难长时间承受亏损,已经开始自觉关停产能。”胡明哲告诉,中部地区电解铝企业的环保压力太大,而且电费较高,吨铝的生产成本在14200元至14500元,而新疆地区成本可以压缩到13800元左右。即便如此,近期同属西部的青海地区也传出消息,有两家电解铝企业实施了关停。

    “2018年,河南地区电解铝新增产能很少,减产的企业较多。”刘利斌介绍称,当前河南地区在运行的铝产能只有200多万吨,而在近年高位时产能能超过300万吨。粗略计算,2018年到现在,仅河南彻底停产的产能就有七八十万吨。

    “这些停产的产能基本都是永久退出,停产原因也都是因为持续亏损。这其中不仅仅是中小企业,还包括一些大企业。”他说。

    据申万宏源统计,2018年电解铝行业合计涉及减产产能294.6万吨,减产主要集中在高成本地区。2018年减产主要发生在6月份以后。除山西兆丰铝电、东铝铝材等少数企业受环保因素影响减产外,大多数是因亏损导致产能退出或转让指标,减产产能主要集中在山东(68万吨)、河南(53.3万吨)、甘肃(58万吨)等地区。

    2018年在低迷的铝价环境下,不少复产及新建产能项目投产进度推迟。百川资讯统计显示,2018年总的可复产电解铝规模为509万吨,到2018年12月28日实际已复产规模113.5万吨,复产比例仅22%,低于市场预期。新增产能方面,2018 年国内建成且待投产的合计405 万吨,到2018年12月28日已投产224万吨,待投产产能181万吨,投产规模占总建成规模的55%。

    产能逐步下滑的过程中,一直制约铝价上涨的高库存问题是否得到缓解?

    “去年国内铝库存在230万吨以上,而目前已降至150万吨至160万吨左右。虽然库存有所降低,但整体对市场影响并不明显。”李宏伟称,除了仓库库存外,企业的铝库存无法统计,因此目前市场上的库存数据只能作为参考指标,指标意义已经下降了。

    刘利斌也称,现在所谓的库存连市场半个月的产量都不到,拿库存说事儿只是惯性思维。期货市场上的库存对于实际市场供需没有太强的说服力。目前国内很多企业已经不生产铝锭了,而是以铝液形式进行销售,仅河南地区就有70%以上的企业都在生产销售电解铝液,而库存都是以铝锭形式计算的,所以库存这个概念已比前些年淡化了,相对作用已经在下降。

    产业转移加快

    在全行业持续低迷的盈利环境下,铝企加速了产业转移步伐。

    3月2日中孚实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河南中孚铝业有限公司(下称“中孚铝业”)拥有50万吨/年电解铝产能。为进一步优化公司电解铝生产所需电力能源结构、降低用电成本、减少火力发电碳排放、实现绿色清洁生产,公司拟将中孚铝业25万吨电解铝全部停产并向水电资源富集的四川省广元市经济开发区转移。

    在此之前,中孚铝业的控股子公司林州市林丰铝电有限责任公司已于2018年12月将其拥有的25万吨/年电解铝产能进行转移。本次中孚铝业部分电解铝产能即25万吨/年进行转移后,涉及公司电解铝产能转移规模将达50万吨/年,而中孚实业总部巩义市仅保留电解铝产能25万吨。

    中孚实业的电解铝产能转移不是个例。

    “神火股份在河南的90万吨电解铝产能,在2018年10月份已经全部转移到云南了,随后河南的几家铝企,包括中孚、伊川等也都在跟进。”李宏伟称,云南、四川由于水力资源丰富,水电电价在0.25元/度,而河南现在的火力发电的成本超过0.4元/度,以1吨电解铝用电13700度计算,产能转移后仅用电成本一项就能为企业节约吨成本约2000元。

    他表示,虽然神火在云南项目目前还没投产,但相关政府协议用电价格均已敲定。后期神火的电解铝竞争优势明显,新疆地区产能可享有低电价,而云南产能物流成本和电价都低。后期,河南电解铝整体规模都将逐步压缩,本地产业重点会发展高端铝加工,在巩义、洛阳等地建设铝加工基地,而传统电解铝生产将向有成本优势的地区转移。

    对于当前电解铝产能转移的热潮,刘利斌也称,国家一直提倡用市场化办法,化解产能过剩,清理无效产能,产能置换是合规操作。

    “大方向上,铝的应用需求还在小幅增长。但国家现在已经控制不准新建产能,唯一一个口子就是产能置换。从企业效益来讲,产能置换到西南地区,水电资源丰富,用电成本会相对降低。”他表示,除中孚的50万吨产能,神火的90万吨产能外,2016年河南地区陆续转出的电解铝产能累计达到100多万吨,占到现有产能的一半。

    工信部信息也显示,自《关于电解铝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实施产能置换有关事项的通知》印发以来,我国已有40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完成了跨省置换,其中,300多万吨产能转移至内蒙、云南等能源丰富地区,在保持严控电解铝产能高压态势的同时,电解铝产业结构不断优化。

    利好消息闪现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传出了工业企业电价下调、税率缩减的利好消息,成为近期电解铝行业普遍关心的话题。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改革推动降低涉企收费,要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同时,制造业企业增值税由16%调整到13%。

    “目前生产电解铝主要采用冰晶石-氧化铝融盐电解法。一般来说,生产1吨电解铝需用电13500度,需氧化铝1.92 吨,电力和氧化铝是生产电解铝最主要的两个成本,分别占到总成本的30%至40%。如果用电成本下降,对于电解铝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胡明哲称。

    天风证券研报也认为,电解铝用电基本属于大工业用电范畴,电价主要由上网电价和中间费用组成,其中中间费用包括输配电价、政府性基金等等。而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的电价附加收费主要是指政府性基金,目前政府性基金为0.05元/度。若后续政府性基金不再收取,以电解铝平均电耗13500度/吨估算,则电解铝成本或将下降675元/吨,企业盈利空间扩大。对于降税,上述研报也表示,目前电解铝企业销税增值税在16%水平,增值税下调3%,对于铝企业毛利影响在2.65%~6.63%之间。

    对此李宏伟接受采访时表示,电力市场化改革及制造业企业增值税税率调整,对于企业电力成本、税收成本下降都将形成利好。企业已做过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全年税收成本能够出现明显下调。

    不过刘利斌认为,用电成本降低,对工业企业肯定是好事,但对现有的电解铝企业来讲不会发生太大作用。因为目前电解铝企业此前已通过各种办法降低成本,电费相比同地区其他企业已经降到比较低的水平了,进一步下降的空间不是很大。

    铝价或难再冲高

    采访中,多数行业人士向表示,虽然当前国内铝价已处于低位,企业也大部分处于长期亏损状态,但由于下游市场环境欠佳,2019年铝价或难有大幅冲高表现。

    刘利斌认为,目前国内铝行业去产能已经步入下半场,行业发展或将逐步步入稳定状态。目前决定铝市场价格的主要还是供需矛盾。现在看来,今年铝下游需求下滑还是很明显,楼市、汽车等下游的几个主要产业表现都不太好,后市不太可能会出现像2017年17000元/吨这样的高价。

    “不过,这么多企业亏损,低价还能持续的情况是不太合理的。”他认为,河南铝企亏损已长达1年,从2018年下半年到现在,企业所面临的经营困难应该已经到头,后期困难不会再严重了。关于市场价格,对企业的影响是相对的,还要结合成本变化。此前也出现过铝价在13000元/吨比在15000元/吨企业盈利更多的情况。如果上游价格不下降,当前市场价格已是底部。虽然2019年市场价格尚难有定论,不过可以预计今年还是有一半企业要处于亏损状态。

    “因为有成本支撑,现在铝价向下跌的空间不大,但要是想上涨,还需要契机。”李宏伟也称,目前市场铝库存还是比较高。虽然近期价格有一些回升迹象,但可持续性并不明显。后市还是要看需求端,基建、地产能否有景气度回升迹象。2019年市场可能会有反弹行情,但要达到2017年高点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中信期货研报认为,目前铝行业下游复苏和上游利润改善驱动新增产能释放相互角力,铝价在宏观经济刺激政策下,有望保持震荡偏强走势,但绝对价格高度受供应增量明显制约,在13800元/吨上方会遇到明显阻力。

    申万宏源也认为,当前电解铝行业仍至少有15%左右的运行产能不能覆盖现金成本,现行的电解铝价格下行业供需存在短缺,随着库存去化电解铝价格有望回升5%~10%,但价格回暖幅度有限。这是因为,短期中电解铝行业潜在产能仍然过剩,2019年新增待投产产能和可复产产能尚较为充裕,在没有政策冲击的情况下铝价上升幅度有限。铝价一旦上涨超过1000元/吨,行业投产预计将加速,供需格局则将短期快速恶化。( 赵黎昀)

    【责任编辑:欧阳雪】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