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先锋系缔造者张振新倒下 互金传奇背后满目疮痍

    来源:财经   张颖馨 张建锋 王颖 袁满 陆玲   时间:2019-10-06 22:28   浏览量:4149

    当前市场总体流动性不足,先锋集团资产价值已经缩水,变现也相对困难

    1.jpg

    剧本或许不同,但深陷P2P深渊的多名“资本大佬”,结局充满了类似的悲情色彩。

    9月28日晚间,上海公安机关通报,已于8月29日对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证大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检查机关已于9月27日对证大集团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20余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的“私募教父”、“房产大亨”,如今会跌入深渊。

    仅仅过去6天,同样深陷困局的另一位“资本大佬”张振新,被曝出因病在异国他乡溘然长逝。10月5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先锋集团”)、网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网信集团”)通过“网信官微”联合发布讣告:

    “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先生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事实上,市场此前已有关于张振新去世的消息,但由于先锋集团等方面一直未进行明确回应,部分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谣言”。如今官方“定音”,不少原先锋集团员工、张振新的合作伙伴等,均倍感错愕。

    “P2P大佬从戴志康到张振新,结局一个比一个悲惨。P2P易破,心中贼难破;心中贼不破,未来只是剧本不同。”一名金融业高管向《财经》记者感慨,这两人均因时势而起,近些年逐步构建起属于自己的资本帝国,野心不小,但最后或在大时势下“折戟”互联网金融。

    对于张振新的病逝,有人说这是一场为了躲避兑付的“阴谋”;亦有人说“斯人已逝,愿善待之”。但无论何种说法,眼下亟需回答和解决的是:先锋集团的“窟窿”究竟有多大?既有资产是否足够填补?

    巨额亏空待解

    张振新身后留下的是一个业务错综复杂的金融平台和巨额难填的亏空。

    与讣告一同发布的,还有先锋集团资金平台善后工作的推进公告:“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先锋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

    公告显示,工作组将以维护债权人利益、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公司资产不流失、继续完成各类产品兑付为核心工作内容,建立并加强三部分的工作,即资产管理工作、债权人管理及兑付工作、催收管理工作。

    《财经》记者从先锋集团一高管处了解到,张振新离世后,目前“先锋系”主要由先锋集团CEO张利群、网信集团负责人李焕香、先锋集团执行董事刘平继续主持工作。

    先锋集团官网显示,其始创于2003年,是一家成长型综合性企业集团,深耕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业务覆盖中国主要省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在东南亚、英国、美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支机构,中国总部位于北京,海外总部位于香港。网信集团为其旗下科技平台。

    危机正式浮出水面是在今年7月。7月4日上午,据市场流传的一则聊天截图显示,盛佳(前网信集团总经理)在官方沟通群表示,“经过集团领导讨论,共同决定,网信平台良性退出,会与政府相关部门一起,确保平稳有序,尽最大努力保障投资人利益。”

    上述消息一出,网贷市场一片哗然。《财经》记者当时就上述内容向网信集团求证,网信普惠相关负责人透露,“上述截图对话确实存在,但属于内部群还在沟通阶段的内容,目前公司尚未做出良性清盘的决定。”另据其透露,平台上确实出现了一些逾期资产,正考虑是否要公布逾期资产和欠款企业情况。

    官网显示,网信普惠是网信集团旗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其运营主体为北京东方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联合”)。 截至5月31日,网信普惠平台累计借贷金额1643.27亿元,待兑付本息62.5亿元(利息余额3.48亿元,借贷余额59.02亿元)。当前出借人15.09万人,当前借款人12.86万人。根据天眼查,东方联合注册资本为5亿人民币,个人股东分别为张振新(持股比例99%)、李焕香(持股比例1%)。

    《财经》记者当时登陆网信普惠平台,上线标的类型包括消费贷、供应链金融、个体经营贷和企业经营贷,供应链金融项目仍可进行投资。记者另从多名网信普惠投资人处了解到,出现逾期的主要是一些企业借款类型的标的。此外,有部分投资人存在提现未到账的情况。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上述几个板块均出现不同程度逾期。

    先锋集团多名高管并未向《财经》记者确认上述数字。在先锋集团旗下资产端业务某高管看来,兑付方案要以资产变现后的现金数来衡量。这样的资产结构、资产形态,以及目前资本市场上的形势,这些资产价值已经大大缩水,而且变现也相对困难,市场总体流动性不足。但仍有部分投资人认为,按照先锋集团的布局情况,旗下资产按理是足以填补“窟窿”的。

    张振新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一名校友评价说,“其实他并没有赚大钱的业务和牌照,都是一些金融业边边角角的业务(以服务为主赚微薄的服务费)。他拿到的牌照大都是凭借申请早/成本低的优势(如融资租赁/货币兑换和第三方支付),但并没有拿到非常值钱的牌照如信托、保险。所以,外界说的‘金融帝国’以及3000亿资产规模不实,远远没有这个体量。”

    曾经的互金传奇

    “曾几何时,先锋集团可以说是国内互金公司的传奇,手握很多牌照,广泛撒网,是我们艳羡的对象。”一名网贷平台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表示。

    的确,“16岁”的先锋集团,早已构建起自己的帝国版图。自2003年在大连做信用担保起家,此后“先锋系”低调地集齐了集融资租赁、担保、银行、保理、公募基金、证券、互联网小贷等金融牌照,在港股和新三板均有上市公司。有市场人士曾估计“先锋系”高峰时管理的资产达3000亿元。另据企查查,张振新目前在外任职企业1家,控股企业达78 家。

    据《财经》记者从先锋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处拿到的一份资料显示,整个先锋集团从发家至今,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3年8月-2005年底。2003年8月29日,张振新创办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大连信用担保”),注册资本金9000万元。大连信用担保在三年内(2003至2005年12月底)进行了4次增资扩股,资本金由初始的9000万元,增至1.81亿元。三年累计担保额近30亿元,累计实现收入7600万元。2005年底,公司员工人数为155人。

    这个阶段,张振新在担保圈逐步积累起一定名气,他给公司定下的目标是“先成为担保行业领军者,然后努力成为领导者”。

    第二阶段:2006年1月-2010年年中。在2006年初的公司高管会中,张振新指出,公司业务定位要逐步由单一的担保业务向做大、做强担保主业,并计划涉足拍卖行、典当行、贷款公司、风险投资公司、产业基金、外币兑换等上下游市场。

    上述战略提出后,大连信用担保即于2006年8月末开始筹备集团公司,2008年底成立辽宁、天津、大连、宁波4家子公司,同年8月公司正式更名为“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合创业集团”);2009年北京子公司成立,并确立了大连、北京双总部的发展模式。2010年底,公司员工超过了300人。

    《财经》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联合创业集团已于2018年2月更名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据新京报报道,后者正是先锋系布局金融领域的重要载体。

    第三阶段:2010年7月-2012年底。这个阶段,联合创业集团开始朝非银行综合金融服务业务方向发展:创办网贷平台金融工场,启动黄金金融业务“奥运金项目”;进军航空金融市场;收购北京长城汽车(7.700, -0.06, -0.77%)商务租赁公司,拓展汽车金融服务;旗下第一家农商行成立等等。2012年底,联合创业集团员工人数达到1400人。

    第四阶段:2013年初-2014年初,联合创业集团围绕多元化金融服务、非银行金融服务、小微金融服务的布局,构建起全国性的经营网络和多牌照的服务平台。伴随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成功布局,业务规模和业态呈现了迅速扩张的趋势,员工人数翻倍增长。至2014年1月,员工人数已达到2750人。

    此阶段不得不提的是,张振新成功入股了港股上市公司中国信贷(现名“中新控股”,股票代码8207.HK)。

    据澎湃新闻报道,中国信贷原是一家投资公司,业务为提供融资服务及相关融资咨询服务(包括委托贷款、房地产抵押贷款服务、典当贷款服务、其他贷款服务及小额融资服务)。2013年11月,中国信贷通过收购先锋汇升投资(香港)有限公司进军互联网支付业务。通过此次收购,张振新持有中国信贷16.84%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并在次年开始成为第一大股东。

    第五阶段:2014年1月-2015年8月。2014年,先锋集团旗下第一P2P完成A轮融资,AA租车募资亦顺利进行。同时,集团旗下网信集团、弘达资本集团、先锋投资集团三大子集团相继成立。至2015年8月,集团人数达到7500人。

    第六阶段:2015年8月至今。自2015年初整合为三大子集团后,业务更加聚焦于金融、科技、生活方式:发起成立100亿元亚洲金融科技并购母基金、与蒙牛集团合作开创供应链金融新模式、与地方政府合作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中国信贷收购掌众金融、网信理财升级为金融科技开放平台等等。《财经》记者注意到,这个阶段,先锋集团亦开始大举进入区块链领域,部分项目甚至涉及到发行“虚拟货币”。

    金融科技逐步成为先锋集团核心业务。与此同时,其国际化进程也随之加快:与建银国际共同投资美国游戏发行公司Firefly Games、网信金融集团进入英国金融市场、取得跨境支付牌照、控股越南Amigo Technologies。

    根据上述先锋集团内部知情人士提供的资料,2017年,先锋集团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宜租集团市场规模迅速扩张,实现车队规模15000+辆,限牌城市牌照10000+张,业务覆盖300+城市,居全国长租业务第一位、汽车租赁行业前三甲位置;联合货币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交易(证券代码:872088);区块链实验室升级成立质数金服公司,对外提供商业化服务;AA 租车在全国24个城市获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即“网约车牌照”)。截止到2017年末,先锋集团员工总数达19554人,其中境内员工19137人,海外员工417人。

    但据先锋集团高管透露,仅仅半年多后,也就是2018年下半年,先锋集团便开始出现最早的资金流动性危机。彼时,网贷行业遭遇爆雷潮,网信普惠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整个经济环境不好,几个业务板块资金流均出现问题,最后在张振新多方奔走及团队强大的公关传播行为中,危机没有即刻暴露,强行推迟了一年。”一名前先锋集团高管告诉《财经》记者,直到他离职,亦未收到近几个月工资。

    张振新7月22日发布的内部信或可佐证上述观点。“从我们所属的行业来看,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我们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张振新表示,尽管一直在用自有资金来维持流动性并保持刚性兑付,也还是迎来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时刻。当下已成立催收管理工作组和资产盘点清算工作组,希望用最短时间扭转当下的不利局面。

    8月13日,网信曾举办首场用户见面会,张振新并未出席。先锋集团CEO张利群表示,张振新一直在海外处理事情,事实上他一直在主持全面工作,和团队每天都至少早晚有两次视频电话会议。

    《财经》记者注意到,自7月危机爆发后,网信集团陆续通过官方微信发布不同项目的回款以及资产处置等进展,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有初步的兑付方案提出。一名网信集团高管告诉《财经》记者,当前情况并不乐观,“窟窿”很有可能填不上,而且所谓的与资产管理公司合作,实际效果甚微。

    “最后一根稻草”?

    进入2019年,先锋系的“转折点”随之出现。

    今年年初,网信证券相关项目被曝逾期。此后,辽宁证监局对网信证券进行专项检查。证监会表示,网信证券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目前公司资产安全,员工基本稳定。监管部门将继续加大监管,对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予以查处。

    另据一名网信证券前员工向《财经》记者透露,网信证券业务种类不多,主要是以经纪业务为主。之前管理层说会将网信证券卖给某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但最后亦不了了之。

    此后的7月,先锋系危机在其他业务板块也逐渐显现。

    7月初P2P平台网信普惠被曝逾期;7月8日,中新控股发布停牌公告,称将发布有关全资子公司先锋支付不合规详情公告。10月4日,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大约自2019年7月8日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已暂时停止营运。

    压倒张振新的“最后一根稻草”究竟是什么?一名先锋集团资产端业务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并非是部分市场人士所说的风控缺失等问题,至少从网贷、小贷、私募等业务来看,先锋集团一直都是按照监管的要求在开展并调整业务。从流程上看是合规的,但是最后资金是否流向张振新?是否被他拿到资本市场“豪赌”,无从得知。

    先锋集团一名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转折应该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实体经济下滑,资产端的质量下降严重,很多产品出现了兑付困难,旗下网贷平台几乎每天都在净流出,由于一直保持刚性兑付,先锋被拖入越来越深的泥潭中。

    “此外,在确定金融科技发展方向后,在该领域的投资过于宽泛,几乎倾注了全部物力财力,但在政策、去杠杆等大环境变化下,已经来不及刹车和掉头。”上述高管透露,叠加此前的几个重大投资失误:2017年收购平安证券,2018年8月20亿元入股绿城中国、主导并购香港人寿,要么以失败告终,要么出现巨亏;2018年下半年收购“虚拟货币”交易所,并在矿机、矿场、比特币等方面大量投资,随后比特币大跌,为了止损只能低价甩卖。这些投资预计亏损上百亿元。

    另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主要是在缺少资金来源之后又豪赌区块链败北所致。先锋系在香港重金投资了区块链,但却血亏,先锋集团内部人士不完全统计称,张振新在区块链业务上亏掉的钱,需要用几十亿为单位计。其在区块链板块迅速布局了包括矿机、矿场、交易所、Token fund等。

    “张振新在区块链领域被骗子骗得团团转。人对于完全不懂的行业还是要敬畏,了解清楚再入场。”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10月6日上午在微信朋友圈如是表示。

    《财经》记者从接近先锋集团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7月4日之后,张振新在参加内部会议时,多次表示了懊悔和歉意,认为自己后知后觉,“刹车”晚了,同时也表达了努力自救和公司转型的决心和信心。

    对于张振新其人,一名与其打过交道的金融行业人士直言,“振新是一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儒雅人,虽然行事激进,天马星空,但思路超前,信念超强。无论是P2P还是区块链等,他都是弄潮儿、冲浪者,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敏感、能力和定力。但过去几年,是金融从业所有人都能切身感受的寒冬,无一人可冷静旁观。”

    部分先锋集团前员工再提及张振新时表示,张是一个“工作狂”,每天大约16个小时都在工作状态。他不善言辞,说话音量小,之前很多人觉得他神秘低调,其实是他不擅长演讲和公众场合露面,内部会议上他从来都是言简意赅。

    “资本大佬”张振新最终倒下,他的微信朋友圈背景仅留下一轮圆月、一叶扁舟、一个侧影,微信签名写着“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八个字,语出《论语·子罕》,意为“不猜忌、不独断、不固执、不自以为是”。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