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刘雪峰:一把矗立在小兴安岭的野生动物“保护伞”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2020-04-14 20:45  谢万山 王朝明   浏览量:205656

    小兴安岭伊春,曾经是一个“棒打狍子,瓢捞鱼,野鸡落到饭锅里”的地方。而今,依然是一个“白雪灰狼是童话,森林草地是报刊”的地方。

    它一直美丽得动人心魄,那满坡满坡的野花一如丽人姹紫嫣红的唇膏,那手拉手的山峦好似猎人挂在腰间别别愣愣的酒葫芦。

    它一向干净得一尘不染,即便这刚刚肆虐过我们中华大地的“冠状病毒”也无法逾越过它这银亮银亮的雪线半步。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代诗圣郭小川在他那《林区三唱》中的吟咏: 雪花呀/恰似繁星从天坠/桦树林呀/犹如古代兵将守边陲/好兵将啊/白旗、白甲、白头盔/草原上的骏马哟/最快的乌骓/深山里的好汉哟/最勇的是李逵/天上地下的英雄啊/最风流的是咱们这一辈。

    就是在这个地方,我有幸采访了守望这片林海雪原的一位无怨无悔、雪雕冰塑的“老林业”。

    他须臾不停地忙碌使人看到人生的蹉跎,眼镜片后那双明星朗月的眼睛,也让人发现了他的热情、意志与忠诚。

    有人曾说他是这片森林里飞禽走兽、花草鱼虫不折不扣的“保护伞”,也有人曾说他是被人夯实在这片冻土上最顽固的“一根钉子”。

    当我向他询问答案时,他笑呵呵地抿嘴道出了这其中的原由: 嘿嘿,这也许就是我们动植物科同那些盗伐者与偷猎分子常年打交道的产物吧。因为我们必须代表国家对那些破坏生态的人和事要做出相应的惩罚与告诫,所以人家挖苦几句,也不伤大雅。这些年来,我们始终坚持市委市政府“预防第一,打击第二”的原则,在保护野生动物工作中,一直做到有法可依,执法有度。但不管怎么说,从目前发生在全国范围内“冠状病毒”肆虐的情况看,保护野生动物已经刻不容缓,必须加大力度,更不能当儿戏。

    6.jpg

    他就是我国家东北保护野生动物前沿上的一个不穿军装的哨兵,环保志愿者协会“蓝色啄木鸟”的副会长,伊春市林业草原局动植物保护科的刘雪峰同志。

    (壹) “疫”往情深 救助兴安金雕

    东北林都—— 伊春,入夜时分,依然滴水成冰,寒气袭人,冠状病毒的阴影也悄悄地向这座美丽的山城袭来。然而它铁甲护身,百毒不侵,依旧岿然不动。那么,在这座城市宁静的背后,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守望着这份难得的平安呢?

    笔者迎着林都夜晚料峭的寒风,马不停蹄地走访了伊春市区部分的隔离点、派出所、小区与街头。记录下了一批坚守岗位的身影,他们有公安民警、城管队员、社区干部与小区门卫,还有在瑟瑟寒风里依旧为这座城市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然而,还有一群鲜为人知的“风雪夜归人”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2 - 副本 (2).jpg

    这些天来,他们一直顶风雪、冒严寒地穿行在林海雪原,默默地守护着野生动物,守护着我们这座城市的边缘。他们就是在此次战“疫”中始终奋战在最前沿的伊春市林草系统的同志们。刘雪峰便是他们之中最普通的一员,我们在林草局值班室里有幸见到了他,当我们说明要采访他的来意时,他却谦虚地同我们讲:“我个人实在没什么好写的,要写,就写写昨天刚刚在风雪之中救下一只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金雕的同志们吧。”于是,便滔滔不绝地向我们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自从疫情发生以来,伊春市林草局迅速联合多部门对野生动物实施全方位监管行动,采取有效的“管住源头、管住养殖场、管住交易市场、管住嘴巴”与“严厉打击”的“四管一严”措施。为了坚决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刘雪峰所在的科室变成了这场战“疫”的指挥中心,部门主管领导也是通过这一环节来指挥全市林草战线上的全盘防疫工作。因此,刘雪峰作为一个富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兵头将尾,此时此刻他的工作就越发显得重要。为了能让省、市防疫指挥部看得见、听得着,他春节其间都没有休息,一直不分白天黑夜地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白天,他在线上监听各个区县的防疫情况,寸步不离。夜晚,他回到家里还要整理基层汇报上了的五花八门防疫材料,及时在网上对外发布工作简报。

    据刘雪峰讲,近年来,伊春市委市政府一直通过报社、电视台的大鼓小号又双叒叕地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深远意义与猎捕野生动物的危害,广大群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有了较大的提升。群众在碰到需要救助的野生动物时都主动会打电话报警求助,抑或直接将动物送交当地林业工作站。

    他还兴致勃勃地同我们讲述了嘉荫县林草局的同志们与当地派出所的执勤民警协助一名普通居民,在2月25日,共同救助了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故事。

    2月24日17时许,乌拉嘎镇团结社区居民王岩在自家院内听见异常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仓房顶掉落,寻着声音进前查看,发现一只很大的“鹰”掉在了地上。王岩说,当时没有想太多,只想抓紧时间救它,并与其表哥赵学利检查“鹰”的受伤情况,好在救助时,它没有任何攻击表现,全程都很配合。用水冲洗伤口,随后在伤口撒些消炎药。由于天色已黑,决定第二天去当地林业站报告。

    次日上午,乌拉嘎镇派出所工作人员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排查到王岩家时,王岩将救助一只“鹰”的事向派出所工作人员进行了报告。随后派出所工作人员将“鹰”带回所里并与当地林业工作站取得联系,经林业站负责人初步辨认,该物种“疑似鹰科金雕”,属猛禽。嘉荫县林业和草原局高度重视,立即将情况上报伊春市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主管部门,经市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科主管领导同意,将该物种运送至铁力市野生动物救护站进行救助。

    2月26日,按照他们市林业和草原局要求,经嘉荫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同意,嘉荫县林业和草原局安排专车将该物种运送至铁力市野生动物救护站。经他与铁力市野生动物救护站的同志一同确认,该物种学名“金雕”,属猛禽,体长76——102厘米,翼展达2.3米,体重2——6.5千克。

    2 - 副本.jpg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据他讲,金雕栖息于高山草原、荒漠、河谷和森林地带,冬季亦常到山地丘陵和山脚平原地带活动,最高海拔高度可到4000米以上。以大中型的鸟类和兽类为食。分布于北半球温带、亚寒带、寒带地区。金雕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华盛顿公约》附录ⅡI级濒危鸟类,中国国家I级重点保护动物,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鸟类》易危种。

    在刘雪峰讲述的过程中,他眉飞色舞,好不得意,就像是自己个捡到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疙瘩似的。

    “呵呵,你们也许没听说过这金雕,但你们一定看过金庸笔下的《射雕英雄传》吧,书上提到郭大侠骑着一只大雕,四处行侠仗义,是吧?理论上讲,就和被我们救助的这只金雕一模一样。你们说珍不珍贵?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这小兴安岭上珍稀的野生动物满山遍野,那是大鼻子他爹——老鼻子了。”

    且不说,刘雪峰对他自己本职工作如何称职,就单说他对野生动物与生俱来的这份孩子般喜爱,就让我们无法不相信他是一个纯粹的野生动物的保护者。于是,我们顺着他讲述的思路,窥斑见豹地洞察了伊春林区这些年来在保护野生动物工作中所做的点点滴滴,以及他“大雪无痕,大爱无疆”的精神面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万万没想到在这片鹰盘旋、熊出没的林海雪原之中,竟能有这样一位把保护野生动物为己任,视野生动物为生命的“老野保”,这些年来,他用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与对责任的勇于担当,向共和国表述了一个赤子之心,也展现了他一个别样的人生。

    (贰) 生死时速 救助野生东北虎

    “寻常巷陌也风景,无限风光在险峰”。

    刘雪峰自从调到野生动植物保护科这几年间,他先后参与求助野生动物的行动就有上百次,所涉及到的动物种群类别也不下十几种,可最让他难以忘怀的还是那次在嘉荫县与新青林业局交界处对一只受了伤的“百兽之王”东北虎的全程救助。

    2019年1月19日17点半,正在值班的刘雪峰接到一个来自嘉荫县林草局的紧急电话,电话里说当地村民在一个野猪窝子里发现了一只受了伤的野生东北虎。

    刘雪峰接到嘉荫县电话报告后,立即向局长王冬雪做了报告。当时王局长正在三好修牙,他立即返回局里,通知主管局长范洪彬来到办公室商量救助方案。一是通知铁力市陈岩市长立即组织人力、车辆前往新青汇合;二是上报省林草局说明老虎出没地点。然后,一同连夜随车赶往新青柳树河林场。

    他们达现场地时,参加救援的新青资源、公安和区领导已在现地。受伤老虎的蹄痕已经被先行赶来的同志们用塑料盆和旧纸盒盖住,现场保护得很好。经勘察脚印,刘雪峰初步鉴定判断此虎为西伯利亚虎,亚成年、雄性、年龄近三四岁左右。由于,在老虎的家族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那就是“养女不养儿”,因此,刘雪峰还断定这只受了伤的小老虎是被它的父母驱去领地后,流浪到此地。

    3.jpg

    时值午夜,又赶上小兴安岭一年里最寒冷的时令,真可谓是滴水成冰,哈气成霜,室外温度足足达到零下三十五六度。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个人胡子眉毛都被自己的哈气熏白了,活脱脱一个雪人。尤其,被刺眼的车灯一照,彼此都分不清谁是谁,根本无法继续寻找老虎的踪迹,大家只好作罢,返回附近的柳树河林场。

    指挥部当晚在柳树河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协商可行操作性的救助措施。当时与会人员还有新青区臧世臣区长,以及公安、资源和林场所的同志们。王局长在会上斩钉截铁地强调了四点措施,一是立即组织人员巡山清套,确保受伤老虎不受到第二次伤害;二是立即投食,防止饿死;三是布设原红外线抓拍机,确认虎是否受伤;四是告知村民,避免上山生产与此虎相遇,造成人员伤害。

    第二天一早,全体救助人员匆忙吃完早餐,就立即赶往救助现场。一边投食,一边架设远红外线相机。九点半左右时,在寻找途中发现老虎,它受惊扰后一跃道下,惊弓之鸟似地逃往林中躲藏。大家伙从老虎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发现了鲜红的血迹,估计它是受伤不轻。

    刘雪峰和新青白头鹤保护区局长刘宝财、东北林业大学顾佳音教授立刻一同下山查看录制的视频,发现老虎伤处发生在颈部,大概受伤十天左右,伤势非常严重,如果不及时实施救助,都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指挥部得知这一情况后,由王局长向市里主要领导做了口头汇报。

    当晚,指挥部挑灯夜战,研究下一步工作,最后,充分采取了与会专家们的意见,制定出一套可操作的预案。

    次日,全体参加救助的人员集体赶往现场,发现受伤的老虎正趴在野猪窝子里,王局长指挥进行对受伤老虎实施麻醉,两枪过后,它还未被麻醉,竟气势汹汹地冲着一号车扑来,用嘴咬汽车保险杠子,牙齿都咬出了血,还举起左掌拍碎保险杠子。然后,它就大摇大摆地回到原处,虎头还保持着进攻的架势,依然是一副“一啸群山百兽惊”的“兽中之王”的姿态。

    据当时在场的专家讲,对于受伤的老虎来说,因为它存在报复心理,更容易向人发起攻击。大家伙再瞅瞅这个依然张牙舞爪的巨兽,根本不像《水浒传》演绎的武松打虎情节里那个三拳两脚就能撂倒的巨无霸好对付。如果昨晚它向人发起进攻,即便是一个钢筋铁骨的人,也经不起它这一老虎爪,让人想想都后怕。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它开始进入麻醉状态。最后,它像是一个喝醉了的酒鬼,一头瘫倒在地上,就一动不动了。新青防火办的同志们立即把老虎抬到空旷地带,由手术专家对其实施手术。第一次实施野外手术,就缝合了上百针,由此可见,这只东北虎受伤程度是非常严重的。

    老虎被运到上马村后,被临时安排到村委会的一间车库里,由于刚刚做完手术,它身体非常虚弱。村民还主动搬来自家的一组电暖气,帮助受伤老虎取暖。之后,林草局范副局长与刘雪峰一同用微机写报告向市委书记赵万山详细汇报了救助情况。

    指挥部按赵万山书记指示,决定由刘雪峰负责押车随同赶来救助的省里专家们一起将受伤老虎送往医疗水平高、条件好的哈市东北虎林园进一步治疗。等护送车辆启程后,参加救助的人员都像上紧的发条,突然破了劲儿,大家伙集体散了架子。有的人在村部随便找个地方倒头便睡,因为他们之中有的人为了保护救助现场,在风雪之中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此次救助全程历时正好一个礼拜,等刘雪峰完成护送任务返回伊春时,在市第一医院住院的母亲已经办好了自己的出院手续,看到赶来接她出院的儿子一脸疲惫时,竟没有一句怨言,因为母亲这些年来一直认为儿子的每次公出远行,都是为国尽忠、为民效命的正事,耽误不得。刘雪峰望着白发苍苍、大病初愈的母亲,眼泪在眼圈里直转,愧疚得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当采访进入尾声时,刘雪峰还和我们讲:“其实,自古就是忠孝不能两全,除了对不起年迈多病的母亲,我也没啥好说的。职责所在,必然义不容辞”。

    这些年来,刘雪峰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是一个典型“万金油”式的兵头将尾,从来不向组织讨价还价,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保护野生动物大于天。

    他还说,他们这群林草人不但要保护好像东北虎、金雕一样比较珍惜的野生动物,而且还要保护能给伊春带来生机与颜色的每一片羽毛、每一只小鸟和每一尾山兔,甚至是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花大姐”。因为,这些小动物们个顶个都是伊春绿色生态旅游的一个金疙瘩,一张靓丽的名片。只有它们才能向外传递伊春人倒屣迎宾的温情,向内释放伊春人百折不挠的热忱。

    当我们走出他单位办公楼的大门时,眼前一片华灯初上,尽管还绷紧被冠状病毒搞得“神经兮兮”的神经,但我们似乎还是感到了一种久违了的、潜在的春天气息扑面而来。

    (叁) 冰山来客 痛并快乐着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纵横古今,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知出过多少惊才艳艳,天之骄子般的人物风起云涌,层出不穷。刘雪峰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几乎就是 “如同萤火之光比皓月之明”,与其说与他们彘肩斗酒的资格都不够,如何与他们攀龙附凤、争奇斗艳呢?这自然有笔者的道理,也有历史佐证 “一个人一旦把自己的命运与祖国的荣辱以及人民的安危联系在一起,他的人格就会产生强大的魅力,他的精神就会变得无比崇高,他的生命就会焕发永恒青春,他的事业就会获得辉煌的成就”。

    几天采访下来,当笔者问及他这些年从事保护野生动物工作中的感受时,他不无感慨地说:它让我品出了一般人无缘品味的人生。与其说是对大冰雪、大山川与大沼泽赋予我生命的无悔解读,倒不如说是刻进我骨子里的一种对家乡的绿色眷恋与银色情怀的主张。

    8.jpg

    这些年来,家乡的溪溪水水、风风鸟鸟,甚至一片薄薄的白雪花无不牵动着刘雪峰的末梢神经,让他“心有所依,情有所属”,陷入爱的沼泽,而不能自拔。

    记得有一次在朗乡林业局例行检查工作中,上山时不小心崴了脚,当时硬是咬着牙,没吭一声,一瘸一拐地检查完朗乡的爱鸟基地。两天之后,返回伊春,他又愣是忍着疼痛工作了一小天,晚上回家时,脚肿得跟发面馒头似的,鞋都脱不下来。第二天只好去医院,医生见到他已经肿得发亮的脚面,不无感慨地说:“你这个同志呀,看样子年纪也不小了,你自己个咋就没心没肺呢?再晚来一天,你这只脚就彻底交代了”。

    “大夫,不会吧?不就是崴了一下脚吗?我又不是没崴过,以前用烧酒搓搓就自己个好了。”他还是不当回事。

    “正是因为你经常崴,才差一点就造成严重后果。告诉你吧,你这脚有变成骨结核的危险,到那时候,你就肠子悔青了也没有了。你不想拄拐过下半生,就赶紧住院治疗吧”。

    每当有人一提这事,刘雪峰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提自己狡辩:“既然路是走出来的,那么脚也一定是崴出来的”。

    当我们向他问及将来伊春林区野生动物养殖业何去何从时,他的眼里明显又多了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忧郁,他说:“其实,我们伊春野生动物养殖这块儿一直存在着隐患,那些遵纪守法的养殖户还好说,就是那些与政府政策打擦边球的,确实不好对付,就拿林蛙养殖来说吧,这些年来,一直有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养殖户,他明地里打着人工养殖的旗号,暗地里却私捕倒卖野生林蛙。我们监管部门又拿不出什么好的整改措施,一直就是只听辘楼把子响,却不知道井在哪里。这就好比我们这山里的雪一样,你咋眼一看,白得一尘不染。但你抓一把吃,回家之后准闹肚子。因为它里面有你看不见的灰尘”。

    莎士比亚就曾讲过“人类是万物之灵长”。它一向不乏光明磊落之人,狡黠之徒自然也大有人在。复杂的人性注定让我们有时高尚得“生如鸿毛,死如泰山”,有时苟且得为了几斗米折腰。笔者也早就听说过,上个世纪八十年改革开放初期,在这高高的兴安岭上,耿直、豪放的鄂伦春老猎人就曾用煮过的老鼠皮修补破损的鹿茸,把那进山收山货的精明汉人虎得一愣愣的。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些年来,由于刘雪峰工作的特殊性,他经常经常走村串户,上山下乡。春天,他一身土;夏天,他两脚泥;秋天,他两袖霜;冬天就更不用说了,为了督促各个区县基层同志们清山溜套,清除粘网兽夹 ,确保野生动物集群迁徙活动安全,他常常和同志们一起钻山沟沟儿。上山时,还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学者型干部,可下山时,就是一个满头风雪、怀揣着联络图的“小炉匠”,他狼狈不堪的模样,即滑稽,又可笑。难免有人背地里同他打哈哈凑趣直呼他“冰山来客”,他却笑而不答,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依然我行我素,风景独特!

    (肆) 兵头将尾 此生无怨无悔

    伊春这片鹰盘旋、熊出没的原始林,始终在一些名利之徒的眼里是他们攫取财富、编织梦想的“黄金海岸”。于是乎,一群打着“发家致富”旗号的人,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成了改革开放后,伊春这块“祖母绿”挥之不去的“牛皮癣”,抑或“狗皮膏药”。由于,一直都有外来人群的流动,无形之中也给当地政府保护野生动物工作带来巨大的压力。

    2 - 副本.jpg

    2018年春天,由于市民网上举报有人对小兴安岭野生林蛙实施灭绝性捕捉,伊春市委市政府发函,加大打击捕捉、贩卖野生林蛙的力度。当时,他所在的伊春市林草局动植物科整个科室就他一个人,典型的光杆司令一个。由于人手不够,他就自己披挂上阵,自己跑农贸市场明察暗访。为了更有效地制止那些利益熏心的不法商贩们的“躲猫猫”、“游击战”,他就全副武装起来,打扮得就像一个“偷地雷”的,让人看了都不禁哑然失笑。而他却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因此,也得罪过许多人,他还振振有词:“浓霜打白菜,霜威空自严。不见菜心死,翻教菜心甜”。

    据不完全统计,那年他所在科室与公安机关联合执法近百次,打击不法分子数十人,彻底扑灭了这股来势汹汹的伤害野生动物的嚣张气焰,避免了捕猎、贩卖野生动物现象死灰复燃。

    刘雪峰的几任主管领导都是这样评价他的:雪峰是一个信念坚定、业务精通、作风务实的高素质干部,尤其,集体观念强,顾全大局,甘于奉献,从来不和组织讨价还价,是一个眼里有活,心中装事的好同志。

    这些年来,刘雪峰的确心无旁骛,心里装着的除了“花草鱼虫”,就是“飞禽走兽”,只要你哈腰拾一片羽毛,抬头摘一片树叶,只要让他看见,他都要审视你一番,看看你动没动他的珍惜植物,抑或伤没伤害他的保护动物。他经常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突然钻进街道两旁的销售山珍土特产的专卖店里,看看那些店主有没有违规违法销售野生动物。由于,挡了人家的财路,因此他得罪了许多人,他们背地里还说了他不少坏话,甚至有人写匿名告他,为他罗织“莫须有”的罪名。

    其实,刘雪峰早就知道“舌尖上有龙泉”,但他更知道有些工作总是要人去做的,为了这片让他梦魂牵绕的地方永远山青水绿他无怨无悔,甘愿充当党和政府的马前卒,野生动物人工养殖户的领路人。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去年一入冬,就有一些养殖户主动站出来,替他打抱不平,还把表扬、感谢的锦旗直接送到他单位办公室。这样他着实感动一番,心里热乎了一个冬天。

    还有一次,他和同志们下基层检查工作,途中遇到了车祸,虽说大难不死,但却撞到遍体鳞伤。可他在医院里仅仅待了一个星期都不到,脸上的伤疤刚刚结痂,就火烧屁股似的跑回单位继续工作。

    “嗨,你个刘雪峰,看样子典型是个老官迷儿呀,一天不攥着你的大印,心里就痒痒了不是?再说命重要,还是官重要,你不会分不清吧?”有的同志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就善意地挖苦他。

    他却说:“我们野生动植物科不比你们别的科室,它有着自己的独特性,指不定哪天又有只受伤了的东北虎,或一只中了招儿的什么保护动物等着你救助呢”。

    尤其,2016年5月23日,习主席一行轻车简从地到来,让刘雪峰更加坚信了自己的信念。他说,小时候的理想已经变成了一种忠诚,这种忠诚包括对祖国的,对人民的,当然也包括对事业的。他的这一生就是要忠于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林海雪原,以及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所有的飞禽走兽、花草鱼虫。

    在我们即将发稿的前夕,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民间自发的“野保特工”。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国市场监管部门加大网络监管力度,取缔和严打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据悉,这个期间全国主要电商平台筛查下架或者屏蔽、删除野生动物交易信息75万多条,关停网店或账号1.7万个。

    据该行动发起人之一的杨晓红表示:“在线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是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重要推手,而且外界还很难追踪。我们发起这个行动,希望让电商购物环境变得更绿、更环保!”

    这就意味着刘雪峰已经有了来自民间的“同盟军”,他不再是徒步在保护野生动物这条羊肠小道上的“独行侠”了,他与同志们也终于不用孤军奋战了。因此,他激动不已地说:“这回可好了,脚下这片林海雪原将永远成为一个虎啸群山、鸟叫虫吟的大家庭啦,小兴安岭上偷猎贩卖野生动物的历史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劝君莫食三月鲫/万千鱼仔在腹中/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劝君莫食三春蛙/百千生命在腹中。”其实,我们中华民族一向都有从善如流的习惯。

    经历了这场“冠状病毒“的生死浩劫之后,大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潜在意识一定会再一次激发出来。其实,民族的觉醒,比任何清规戒律都管用。 所以,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待到雪化冰消时,一个美丽、富饶与神奇的伊春必将以一个崭新的生态环境与精神面貌重新呈现给世人,让整个世界都为她惊诧,喝彩!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尾声

    “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毋庸置疑,由滥捕滥食野生动物引发的冠状病毒肆虐中华大地,荼毒生灵,所以保护野生动物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已经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也是我们全人类的普遍共识。

    作为奋战在打击偷猎、保护野生动物第一线上的“兵头将尾”——刘雪峰来说可谓是如履薄冰,任重道远,希望他勇于担当,恪尽职守,不负众望,在做好本职工作同时,还能引领那些纷沓而至的环保志愿者们前行,真正成为习主席“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两山论的践行者。

    哦,大雪无痕,大爱无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原标题: 大雪无痕 策划谢万山 作者王朝明)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