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广场舞者“龙姑姑”:百万粉丝背后的孤独时刻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时间:2019-10-07 11:37   浏览量:16619

    上世纪70年代,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预言:“明天,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今天,短视频将这个时长压缩成了几十秒,十几秒。

    在短视频的江湖里,有人为找乐,有人为谋生,有人为成名,有人为责任。因短视频爆红的人们,生活也为短视频所改变。年轻人如此,老年人也同样经历着这一切。

    1 - 副本 - 副本.jpg

    01。 广场灵魂舞者

    “四、三、二、一!”伴随着节奏感极强的电音神曲《你牛什么牛》,“龙姑姑”举起手,示意身后的舞团姐妹们做好准备,也将整个广场的目光聚焦到了自己身上。只见她眉头微微一挑,自信地环视四周,随即忘我地摇摆起来。

    2019年初,67岁的“龙姑姑”王显群的这套极具标志性又富有感染力的表情、手势和舞步被路人拍下传上网,引发了一波模仿热潮。她本人也因此走红,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一举收获了400多万的粉丝。

    八月的贵州遵义,傍晚依旧燥热。几曲之后,王显群停下来稍作休息,一边擦拭汗水,一边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互动。

    在手机镜头后为“龙姑姑”充当主播的是49岁的杨海虹,“好好好,满足大家的要求,再跳一遍。”几天前,她专程从海南赶来遵义“追星”,就住在“偶像”的家中。

    反复表演成名作,对于一名“网红”来说似乎难以避免。“每次百分之百都要点,包括上这些电视。”王显群说。

    自走红后,“龙姑姑”已经接连受邀,出现在了央视三套《开门大吉》、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等一线综艺节目中。

    02。 偶像与粉丝

    在通过短视频进入公众视线之前,王显群是一名普通的退休职工。1993年在上海打拼时,为了排解工作压力,她跑到舞厅里跳舞。一开始出尽了洋相,但不断模仿,又似有天赋,不久就成为了全场焦点,“凡是有音乐的地方就有人表扬我。”

    如今,王显群和许多同龄老人一样,喜欢没事跳跳广场舞、游泳、旅行,到了冬天就南下避寒。

    而杨海虹正是今年初在海南兴隆的一间理发店门口,和朋友偶遇了“龙姑姑”。记下了“龙姑姑”经常去的广场,杨海虹当晚就赶去围观她跳舞,不自觉地用手机拍了一段又一段短视频,上传到自己的抖音账号。

    “第一天就有一万多粉丝,四天之内就涨到了十七万多。”杨海虹清楚地记得。在此之前,她大多拍摄自己的日常生活,粉丝数不过是两千出头。

    几天之后,杨海虹索性和朋友在王显群住的小区里租了房,和她逐渐热络了起来。在杨海虹的力荐下,王显群自己也建了账号“龙姑姑(王显群)”,开始真正地玩起短视频。

    起初为了回复海量留言,王显群曾经打字累到手发麻,后来,她干脆把账号交给在外地的儿子打理,自己只管专心跳舞。每次跳舞时,她会让身边的人帮忙拍摄,结束后便给儿子发过去,也发给像杨海虹这样的“铁粉”,为她们的账号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

    来到遵义,杨海虹有了更多近距离跟拍的机会。每天傍晚,她都会与王显群一同来到广场上,架起两台手机同时开直播—— 一台是“龙姑姑”的,另一台则是她自己的。“她的粉丝噌噌地往上涨,而我的就没有多少人。”杨海虹承认,“但是我也想发。”

    不仅如此,同住一个屋檐下,杨海虹还会拍下“龙姑姑”做饭、吃饭、游泳、上街的日常画面。她甚至会记录下“龙姑姑”的金句,随时分享到自己的家庭群里。“我手机里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她。”杨海虹说。

    对于这样的行为,王显群不以为意,她几乎不会拒绝对自己举起的任何一个镜头。她说,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被“利用”是好事,“只有健康才是自己的,你让他们去用嘛。”

    但对于粉丝的热情,她偶尔也会感到困扰。有一次,她在直播里说自己飞机晚点了七个小时,结果有粉丝直接就哭了,还有的因此一个晚上都没睡觉。

    “我就跳了个舞,有这么多年轻人喜欢我,好像已经有点过分了。”王显群说,“其实我不喜欢说红了这句话,我觉得我还是以前那个人。”

    03。 快乐的孤独者

    自1988年因丈夫家暴离婚至今,王显群已经一个人过了三十多年。没有儿孙的陪伴,也少了儿孙的负累,她经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两室一厅的家,一年到头也没住上几个月,在她形容起来也和宾馆差不多。就像现在,她自己睡在了小卧室,反倒是把大卧室让给了杨海虹。

    网络世界里的人声鼎沸,和近在咫尺的陪伴守候终究不同。无人造访的时候,王显群不是没有感觉到过孤独。她记得,一次是三四年前的冬夜和朋友旅行回来,突然发现家中竟是这般冷清冰凉。另一次则是后背受伤,她想自己上药,手怎么举却死活也够不着伤口。

    “说句内心话,我还是想找个伴儿,但是不好找。”她坦言。

    很多年了,王显群都不喜欢拍照,因为即使拍了,也没有人一起分享。但现在不同了,每次外出,上前来打招呼、求合照的人源源不断,而她也都欣然应允。“因为我的照片现在完全是带给人家快乐。”

    在杨海虹看来,王显群似乎就是快乐的代名词。生活在传统家庭的氛围里,杨海虹和大多数母亲一样,总有为子女操不完的心、做不完的家务,而手机里的“龙姑姑”,奔放洒脱,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

    而对于王显群来说,成为“龙姑姑”更像是一种责任。“每天坚持跳广场舞,给大家带来快乐。”

    这一天,王显群和几个舞团姐妹又来到河边游泳——娴熟的泳姿,在平静的河面上划出朵朵涟漪。音乐一响,她又忍不住站起身,舞动起来。

    “一旦没人关注我、关心我,我还是一样。”王显群说,“就好像游泳一样,是有波浪的,一个人要有心理准备,就不会受伤。”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