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27日晚逝世 曾塑造无数经典影视形象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2020-06-29 09:13  主编:朱淑英   浏览量:18017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6月29日哈尔滨电(尹景羽 记者朱淑英)2020年端午节刚过,6月28日上班打开电脑,一行醒目的标题刺痛了我的心:“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逝世。就在6月3日,于蓝刚刚度过了她的100岁(虚岁)生日。”

    e110739ed4b3bbd17b1df51547a991f.jpg

    于蓝的小儿子,著名导演田壮壮在朋友圈写道:“妈妈走了,现在你的感官不再起作用,你的心独立,赤裸,清明且处于当下,你以前从未经历过,现在经历的一切,这即是佛。”

    我不知道什么是佛,但我信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看似玩笑的话。我敬仰谁,谁就是我心中的佛祖。

    97f0cb8c7301e6b763150f1ae26596c.jpg

    刻骨铭心《绣红旗》

    我平生最喜欢唱的歌就是《绣红旗》,无论在什么场合,让我唱歌,我首先唱《绣红旗》。尽管唱了无数遍,但每次唱的时候,总是心头一热,眼窝潮湿。因为我上初中时,学的第一首歌就是《绣红旗》。当时教我们的美女老师是刚从哈师大毕业不久的新老师吕淑珍。她在教我们唱这首歌之前,含泪讲述了江姐在歌乐山渣滓洞集中营里,和狱中的姐妹,伴随着解放军解放重庆的隆隆炮声,用坚贞的爱和革命的激情,用一针一线在被面上绣红旗的方式,来庆贺她们追求的理想,终于实现的幸福时刻。几天后,江姐等一批革命者就被敌人残酷地杀害了。她们牺牲在黎明前,永远也看不到新中国的诞生和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了。吕淑珍老师流泪教会了我们这首歌,这场景让我刻骨铭心,江姐成了我心中的敬仰的佛。

    98d541805d5517c88c261596023f755.jpg

    资深记者尹景羽(右)与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左)合影

    意外见“真佛”

    大约是6年前,在一个节目录制现场上,我意外地见到了在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江姐的扮演者、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我喜出望外,但也有一丝遗憾,老人家满头白发,又因为下放劳动中从屋顶摔下,面部神经受损,与女英雄已经很远了。但这不影响我对于蓝老师的崇敬。我先是征得她的同意,与她拍了几张合影,之后坐在她身边,我以记者的敏感,抓住机遇和她聊了起来。

    我作为一个老新闻工作者,早就知道于蓝曾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还是很多届全国政协委员。但面对这位著名的老艺术家,让我意外的是于蓝老师非常温婉可亲,对我这个后辈,一点架子也没有,她就像唠家常,回答我的提问。后来我们成了老乡,更多了几分亲切。我父辈生在辽宁宽甸,于蓝老师1921年出生于辽宁省岫岩满族自治县,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于蓝一家逃难到关内,几经辗转到北平。1938年,原名“于佩文”被改为“于蓝”之后,跟十多个革命青年一起步行了几千公里来到延安,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随后进入鲁迅艺术剧团,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1939年,她在抗日军政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她的入党时间,和江竹筠同一年。

    我给她哼唱了几句《绣红旗》,他称赞我唱得有味、有情。她说现在不少年轻人嗓子好,但对歌曲的理解不深,没有把感情表达出来,感染力不够。

    b58f80a527e04193456d2c14a53bd73.jpg

    把江姐搬上银幕“第一人”

    从《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到《革命家庭》中的周莲,于蓝塑造了中国电影中一系列革命妇女的典型形象,尤其是对“江姐”的演绎让她达到了表演事业的顶峰,从某种意义上说,于蓝就是江姐的代名词。

    于蓝老师告诉我,电影中江姐绣红旗的场景已经作为一个经典。但很少有人知道,江姐这个人物形象是她第一个发现并把她搬上了银幕的。那是1961年,于蓝老师生病住院时,在病床上翻看小说《红岩》,她被里面的人物形象深深打动了。当时他就觉得,她有责任,通过努力,把江姐搬上银幕。因为她和江姐有共同的经历。

    在随后的几年中,于蓝老师多次去北戴河、重庆、成都、贵州进行调查,采访了《红岩》的作者和江姐生前的战友,留下了30多万字的笔记。一开始是她和导演欧阳红英决定共同改编拍摄这部戏的,后来张水华导演打来电话也要导这部片子。考虑到张水华经验丰富,于蓝就同意了,三个人组成了核心小组。

    3161a819070b304659b9fc87b668c99.jpg

    周总理盛赞“革命母亲”

    《烈火中永生》这部电影是1964年拍摄完成的,由于伤病的原因,于蓝再也没有在银幕上出现过,这部电影成了于蓝的最后一部作品。那场戏带给她的遗憾也成为于蓝心中永远解不开的一个情结。而同样让于蓝难忘的是,当年周总理在审看完样片之后,对这部戏的肯定。

    于蓝老师回忆说:周总理很高兴,说这个戏还是不错的,那么叫什么名字呢,叫《江姐》吧!我首先就说,江姐不是惟一的,他说对,然后别的人也说了,还有许云峰。这时,我想到,叶挺诗歌《囚歌》中的一句诗:“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这个片名最后由周恩来总理拍板决定,郭沫若题字。

    于蓝老师还提到,电影《革命家庭》中,她扮演的“革命母亲”,也得到了周总理的表扬。那是1961年,在香山举行了一次有关电影方面的会议,周总理来到了现场,一眼就认出了这位《革命家庭》中的妈妈,上前亲切握着于蓝的手,当着众人说道:“你演了个好妈妈!”于蓝老师深情地回忆道:“周总理说的这句话可是一语双关,分量很重。”如果了解《革命家庭》出炉背景的人或许能解其中含义。因为康生认为,这部影片是突出个人,是在为错误路线树碑立传。关键时刻,著名剧作家夏衍也据理力争。影片上映后受到广泛好评,于蓝也一举成名,在1961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女演员奖”。周总理当然知道这段曲折的经历,对这部影片自然也更加珍爱。

    百岁艺术家留下的遗憾

    话又回到江姐,于蓝老师说,塑造江姐的形象,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演技多么高明,而是因为有深厚的生活积淀。但这部片子最大的遗憾是,受当时社会“极左”思潮的影响,江姐有血有肉的那一面,没有表现出来,该哭的时候没敢哭——在演江姐得知丈夫牺牲的那场戏时,她本应该痛哭出来的,共产党人,也不是铁打的。但是由于当时有人认为“不能带着眼泪去革命”,于蓝当时强忍泪水,没能淋漓尽致地把江姐温情的一面展现给观众。那场戏演完之后,于蓝脑子里一直萦绕着当时的场景。她当时入戏很深,心里老是想着,江姐刚刚失去丈夫,面对如同自己母亲一样的双枪老太婆,“感情一定会发泄的,眼泪怎么能忍住呢?哭出来会更真实更可信一些。”而这个遗憾,在她往后余生接受各种采访的时候,都常有提及,可见在她的艺术生涯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印痕。

    老人走了,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在电影界、在观众心目中的“佛祖”地位。

     

     


    【责任编辑:王海珠】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