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书法家江迎雪:泼墨能舒胸中意 墨海行舟情是帆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2020-10-17 15:48  主编:朱淑英   浏览量:20759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10月17日哈尔滨电(记者朱淑英 通讯员尹景羽)江迎雪是一个独具特色的另类书法家。真草隶篆,诸体兼善,挥洒自如,汪洋恣肆;他诗化的书法理论,别开生面,意蕴深长;他诗书兼修,相得益彰;走近他的天地,是书法的世界,诗词的海洋。

    042697b4c745856ef29d9f519e80545.jpg

    书斋推窗沐晨风

    江迎雪的家乡黑龙江省密山市,坐落在浩瀚的兴凯湖畔,巍峨的蜂蜜山麓。这里人杰地灵,曾有丁玲、聂绀弩、吴祖光等诸多中国文化名人留下雪泥鸿爪,有70余名将军、副部级以上干部曾工作、战斗在这里。

    江迎雪的老父亲江立成14岁参军即到抗大,后任皖南新四军陈毅军长的译电员。当年王震将军率10万转业官兵开发北大荒,他是王震将军所率先遣队成员之一,后曾任858农场第一任党委书记、857农场场长。江迎雪的爷爷是吴佩孚麾下的炮兵连长,因此他的老父亲江立成曾读过4年私塾,也因此写得一手好字。老妈毕业于郑州师范学校,是部队的文化教员,字写得也相当不错。老父亲政务繁忙,但一有空就在废旧的报纸、杂志上泼墨挥毫,老母亲在旁常常是一个评论家的角色。幼小的迎雪耳濡目染,对书法兴趣日浓,经常抢过笔来划拉几下。老父亲因势利导,有意培养指导他,这样就使他的书法具有童子功底,并成了他的终生爱好。

    江迎雪也同样经历了上山下乡的狂热年代。在青年点,一铺土炕睡20多人,江迎雪没事就用木棍在土炕上练字。当时一月能挣20多块钱,买不起纸墨笔砚,他就捡来一个破毛笔头,蘸上青年点的“红药水,”学他老父亲在废旧的报纸杂志上练字。

    另一位对江迎雪书法有重大影响的是,同时下乡的浙江青年章伯年,此人后来当上了家乡的文联主席。一次,章伯年到江迎雪家写了几幅字,受到江迎雪老父亲的高度评价,待为上宾。此后,江迎雪拜章伯年为师。在章伯年的指导下,他如痴如狂,把所有的收入几乎全用在练字上,书法水平日渐长进。

    1979年江迎雪参军入伍,恰好他所在部队的连长爱好书法。江迎雪可算遇到了知音,一有空就往连部跑,两个人放下枪杆就操起笔杆。当了五年兵,等于上了五年业余书法大学。后来连长当了坦克旅旅长,他转业到地方,被安排到人事局当了干部。

    “字要写得好,就得起得早;字要写得美,不怕流汗水。”回到地方,一开始蜗居斗室,施展不开。后来换了大房,有了车库。但他却不买车,将24平米的车库变成了他的书房。每天凌晨3点45分准时起床,打乒乓球到6点,然后写书法到7点,吃完早饭8点上班。夏天他就铺块塑料布睡在书房。晚上困了睡,醒了写,几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他说:“躲进自己的书房,大笔一挥,我完全进入一种状态,与宣纸对话,写不尽心中千言万语。”正如他的诗:“天做宣纸墨当云,写就飘逸送给春。归雁笑我四季痴,我怨归雁不识人。我将在此度百年,愿将豪情付黄昏。”

    “霞光润目东方红,书斋推窗沐晨风,彩云幻化晨阳暖,笺上怎写此时情?我借蓝天做宣纸,使云聚散演苍穹。”

    这就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

    609f232c75ae290fe21debe9563a162.jpg

    物竞天择情入卷

    “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书法艺术,凡能成大家者,必有其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

    江迎雪在对前人继承的基础上,更是大胆创新求变,追求书法艺术的个性化,敢于跳出古人的藩篱和束缚,狂放中不失秀美、吸千年遗韵,熔众家之长,终成自我风格!

    有专家评价江迎雪的书法艺术风格:熔百家于一炉,龙蛇飞舞,俏俊飘逸,豪放酣畅,磅礴奔腾,浑然天成,彰显文化内蕴,具有强悍的感染力和征服力,观赏他的作品会激亮你的眼球和震撼你的心灵。

    江迎雪数十年不懈研习楷、行、草、隶、篆各书体。他创作书法作品的时候十分注重气势和意蕴。他强调,书法的终极目的是表现、传达出“心”之所想、所感,达到文学意义的表现,赋予书法艺术与作品具有人格品质。

    20612fb515022cfed0be00cbaa91910.jpg

    “甲骨钟鼎大小篆,欧阳颜魯栁公权,张旭怀素写云烟,二王父子留遗篇,过庭书谱似倦蛇,赵佶之字肉不见。中华汉字五千载,谁能说清在毫端,方笔刚劲失柔媚,圆通遭贬骨气凡,方圆兼施非一统,众口难调好难辩?我说好字只一种,物竞天择情入卷。”

    “醉眼赏墨陌墨也香,秃笔写情淡墨芬芳。劣纸泼墨砚里腾浪,纤手舞墨天做纸张,写就深情热泪两行,无怨无悔书我惆怅。”

    “笔墨达何情,用情写心声,莫道字多美,动静展真功。败笔组合好,才有真灵动,笔笔都不败,字死无灵性,好字如何论,技法为内容。能舒胸中意,书法即心声。”

    从江迎雪的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书法家的个性与气质,他的书法完全是抒情写意,他的风格,必然是锋芒毕露,风度翩翩,具有浪漫主义情调以及异样的风采。

    江迎雪从事书艺,乃其余事,他全无因袭的心理负荷,无须以卖书维持生计、以工书跻身仕途、以善书博取社会名望,他就以这样超脱的心态来书写,才能自如从容,超凡脱俗,毫无矫揉造作之感。

    “墨海行舟情是帆,宣纸腾浪笔吻砚,泼墨绘出云崖暖,写心何必写愁烦?人生终将化轻烟,留下翰墨当纸钱。”

     江迎雪说,书法是艺术,但书法的标准是什么?两千年来没有定论。书法的标准,应该是笔迹中代表着人类一切优秀的素质和心理。当笔迹学已经发展到可以全面测评人的内心世界、个人素质以后,评定书法的优劣,确定书法的标准,已经不再仅仅是书法本身,而是“书如其人。”

    “我用浓墨造废纸,诠释心情自知痴。墨袖弹香不为字,敗笔写罢自认识,人生练字为练心,何需让人都感知。写就对错谁诠释?真诚対人才真实。”

    “砚池残墨再写心境,道悟开心笔下真诚,写山写水写得真切,书神书鬼个个精灵,画猫画虎画的灵动,描竹点梅飞雪逸空,玉砚腾浪宣纸写生,把酒对盅再邀书朋。”

    江迎雪认为,中国的书法界至少从明朝起已经走上了歧途,丧失了字如其人、笔迹就是心迹的自觉。要害是缺少情感和理想,以美观、流畅为标准,为写字而写字,为艺术而艺术,书写的内容与艺术形式脱节,不分内容,千篇一律的固定风格。这条道路把书法家变成了写字匠,体现出来的只有写字的技术水平,即技巧水平,写出来的字缺乏情感,缺乏人格魅力。

    过去我们有一句话叫“文学是人学”,其实书法又何尝不是人学呢?离开了人的真情实感,就不会有真正值得赞赏的书法作品。江迎雪的书法诗论这样写道:

    “群雁排空,行气随意贯长虹。流星闪动,斑斑点点侧逆锋。日月轮升,走笔就应这从容。电闪雷鸣,划破长空静中动。如何润笔,感觉阴阳怎互动。如何谋篇,体会天地怎分工。如何布局,去看苍穹之繁星。如何写意,心同宇宙共辱荣。”

    “书法绘画何情趣?写就山河留壮丽。写得大海浪涛天,画出梅竹去俗气。书得日月轮番起,画得海啸吞天地。写得火山直喷发,书得鬼神靠墙壁。写得巨龙云中飞,书得凤开凰屏立。写得宇宙随意移,九重之外得宽余。”

    “画斋奇女造空灵 ,闪转腾挪。枯涩飞白造藤缦,方笔圆笔,刚柔相济写真情。藏锋铺毫,起始开合真自如,高人写字,章法布局岂雷同。”

    “翻转腾挪挥动长毫,墨浓墨淡枯涩不妖。中锋侧锋用心摆渡,起转始合混然天造。行气贯通章法微妙,通篇雄浑壮美不骄。写心写情写的真诚,书天书地慷慨在道。不追浮华不图飘渺,落地有声江河咆哮。”

     对于如何练书法以及书法的笔墨技法,江迎雪也有饶有趣味的“诗说:”

    “墨色应有七彩,幻化绚烂不衰。用墨浓淡有致,飞白枯涩不怪。走笔应从山谷,布局日月星排。结构怎么去弄?去品黄山阶台。章法不能雷同,恰如高天云彩。若问何为好字,自然流畅舒怀。”

    “润笔有如舞芭蕾,闪转腾挪动中美。侧锋逆锋造动势,点画顿挫讲行规。时尔应让龙抬头,走笔应如鹅游水。最忌杀鸡乱扑楞,更怕打鸟鸟乱飞。”

    诠释心情自知痴

    《尚书.尧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江迎雪作为诗人书法家,绝非单纯写字。完全是借字表情,以诗论道,以诗抒怀,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作者的诗人气质、家国情怀,书法只是他抒发胸臆的载体。

    “晓月照残砚,群星落墨池。拙笔写苍生,天地皆是纸。我不用韵律,心中却有诗。我不讲平仄,更是为诗痴。我写日月星,光明自己知,我写花草艳,蜂蝶来诠释。我写山与川,山秃水凝滞。我写人与兽,人兽換位置。”

        这首诗的点睛之笔是:“我写人与兽,人兽換位置。”如果你翻看诗人56页目录的政论文和针砭时弊的讽刺诗,你就能深刻理解,他为何将这句直白的骂人话入诗。因为他对贪污腐败的痛恨,已经到了一种极致,甚至上升到了仇恨的地步。

    “我满足活在不需奢华的物质生活,但允许我用文字写社会写民生,允许我说真话的精神世界。我自身没有多少文化,但我愿我周身永远都流淌着民族文化的血。用古老的汉字,我怎么才能把人民的喜怒哀乐、把变化万千的江河山川、把整个宇宙的变化去书写?我沉思,我无言,我惭愧,我的诗真的不能诠释人民的疾苦、山河的破碎、还有朝代的更迭。”

    诗人更多的还是他面对宣纸尽情挥洒时的癫狂和奇思妙想。

    “我用指尖触碰宇宙,日月轮回银河倒流。我用指尖触碰地球,制止环球充满争斗。我用指尖触碰天空,碧空如洗白云悠悠。我用指尖触碰尘埃,尘埃落定历史可久。”

    “天作棋盘星作子我与上帝对局孤独求败,地作琵琶路作弦走遍人间才知这器唯我能独弹。心只方寸装宇宙岂止能行船,手有一双不知惓写就江河画山川。”

    “站在九天苍穹俯瞰凡间众生,数过亿万繁星发现星辰互动。我欲遮天弊日不许日月轮升,不把宇宙参透可谈高屋建瓴?今我持笔泼墨欲写万丈豪情,无奈胸无点墨没有倾海之功。待我隐在红尘修炼千年,再去寻找上帝把那书道说清。”

    风雨沧桑演书魂

    “梦里抱暖冷月,醒时邀来晨阳。提笔欲写何言,和墨怎书华章。忽觉灵魂出窍,随云幻化游荡。行时大意无象,碧空都是诗行。”

    “夕阳古岸赏碑林,甲骨石鼓字雄浑,摩崖碑刻隶风劲,石窟造像媲龙门。羲之颜欧又柳赵,风雨沧桑演书魂。”

    “碑林自有古韵流,书坛争霸谁王候。 纸上真情胸中墨,千载风骚记春秋。妙笔生花诗有意,日出日落笔不休。我牵一片云笺落,痴把汉字都参透。”

    这是江迎雪《又来云水山庄》组诗中的几首。

    云水山庄,当地人俗称“书法碑林。”占地4万平方米的碑林是东北最大的现代书法艺术碑林,汇集了现代著名书法家以及在密山工作、战斗过的老革命家、文化名人书法精品石刻2403件。每一处人文景观都有自己的气韵在流动,启功的儒雅,欧阳中石的奇崛,沈鹏的灵动,赵朴初的脱世……真草隶篆,各具风格,理法神韵,百家争鸣,真可谓“书诗赋之雅辞,聚翰墨之硕丰,佳作妙品,赏味不尽”。

    江迎雪鼎力支持并密切配合当时碑林的倡导者胡春东,碑林的创建过程,他既是见证者也是实际参与者。他的参与明显与众不同之处,他不仅埋头苦干,更注重揣摩研究,感悟书法的博大精深。参观者都愿意听他的介绍,他能生动说出作者的生平简历,书法的创作背景和流派特征,阐释书法内容的箴言典故。每次来这里,他都看成次一次观摩学习,每次观摩学习都有新的感悟。

    c7738e7522b51acd06108851d4a6cc2.jpg

    如《又见魏碑》;

    “又弄方笔碑味浓,转角点画如犁耕。拙中见巧疑似笨,笨中却藏笔端情。有人不喜这般拙,称其石压蛤蟆型。石压蛤蟆也实在,蛙扛巨石走太空。”

    又如《观篆刻》:

    “墨海行舟用何作桨?正义凝在毫锋之上,千江汇聚万河流淌,我用江河泼出惆怅,忽觉江河做墨也少,倾翻大海书就华章。”

    “笔力千钧比钢劲,纤细却酿大雄浑。藏锋已牵千古月,润笔东天起霞云,写得天地也合一,书得宇宙移乾坤。”

    2020年暮春,疫情初控,江迎雪再一次来到碑林徜徉,他似有所悟,转身回到碑林办公室,大笔一挥,一口气写下了下面这段神思:

    “高人用笔懂藏锋,不与二王争书雄,欧氏走笔太险绝,肥硕稳重颜鲁公。柳体公權写筋骨,孟頫之字不臃肿。当今大师林散之,云中漫步控时空。中石写字侧锋抺,铁戈银画数启功,厚重霸气沙孟海,李铎力大有真功。二田之字显古板,用来规范小兒童。炳森隶书很灵动,牵丝连带意趣浓。甲骨金文契形字,石鼓镏文司母鼎,隶书魏碑与唐楷,张旭怀素毛泽东。数遍古今谁放逸,唯数润芝更高明。”


    【责任编辑:欧阳雪】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