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湖北前线物资仍有缺口 医院呼吁社会捐赠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时间:2020-02-14 14:07   浏览量:8483

    湖北物资继续告急,那些满世界筹集口罩的年轻人

    向风暴眼输送防护物资并非易事

    19.jpg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发布微博求助,希望社会各界捐物资。图源:微博截图

    2月12日晚,武汉中心医院的一位医生在微博发出求助。

    这位身穿防护服的医生对镜头说,医用N95没有了,只能戴工业口罩,医用鞋套没有了,穿一次性垃圾袋,而他的防护服之下,是一件“薄如蝉翼的隔离衣”。

    “希望大家尽手中的力量,让医务人员的血不要白流,能捐一点物资就尽量捐一点物资,让我们不要没有铠甲,赤身裸体地上战场。”

    关掉摄像头,他走向病区查房,有34位新冠肺炎病人等着他照顾。

    一天过去,这则求助视频引发超过3万次转发和5千多条评论,不少网友想将家中口罩捐给医院,“我有3个N95 能邮寄给你们吗?”“我有25个美国N95,能用不?顺丰给你们。”

    2月13日,记者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相关医护人员了解到,N95医用口罩的确没有了,医护人员用外科口罩叠加防尘口罩、工业口罩,求助医生口中“薄如蝉翼”的隔离衣也领不到了。另外,护士对患者进行咽拭子采样时,需要佩戴面罩避免感染,但目前无面罩可用。

    前线物资仍有缺口 医院呼吁社会捐赠

    缺防护物资的不止这家医院。

    2月10日,武汉市第一医院发布公告呼吁社会捐赠物资。次日,记者向医院工作人员了解到,武汉第一医院将于2月12日接收1000余名新冠肺炎患者。“目前每天有400套防护服,病人转进来以后物资会比较紧张。”

    20.jpg

    ▲武汉市第一医院2月10日发布物资全面告急公告

    武汉天佑医院2月5日也发布了紧缺物品清单。2月10日,医院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防护服紧缺且不够达标,他们在防护服里穿雨衣,在身上裹上保鲜膜进行防护。

    此外,武汉儿童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和武汉市中心医院也分别于2月9日、2月7日和2月6日发布了急需物资清单,呼吁社会捐赠。

    自武汉暴发新冠病毒疫情以来,这是前线医院第三次发来呼救。

    1月23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协和医院等8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紧急向社会各界募集防护用品。那次呼吁让人们意识到,湖北面对的情况异常严峻,也引发了民间对湖北的第一拨物资支援。

    1月30日,协和医院再次发出紧急救助——医疗物资不是“告急”,而是“快没有了”,引发大众对于武汉红十字会分配物资效率的质疑。质疑之外,校友会、华侨团体和留学生团体再次出动,在世界各地采买物资。

    钟南山院士估计,此次疫情可能在2月中下旬达到峰值,希望在4月能结束。在这场持久战中,仅外省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就接近2万人,湖北一次性医用防护用品消耗庞大,缺口仍在。

    在2月8日举行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指出,目前湖北省医疗物资供应是“一种非常紧张的、动态的基本满足”,并表示“随着疫情的不断变化,部分医疗物资短缺的矛盾,可能还会变得突出”。

    他拿防护服供应情况举例,2月7日全省医用防护物资的最低需求是5.94万套,但算上中央部委、兄弟省市的支持,以及社会各界的定向捐助,全省能够供应的防护服只有4.85万套,还有接近1.1万的缺口。

    这仅是湖北省一天的防护服缺口。

    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提出,目前黄冈市最紧缺的是N95口罩、医用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用品。为了补上物资和药品缺口,除了协调争取、紧急采购、复工复产等方式外,社会支援也是重要渠道。

    民间捐赠在行动

    截至2月7日,党中央、国务院、工信部、发改委等国家各部委、各兄弟省市区(新疆建设兵团)支援湖北省医疗防护物资累计达1千万件次以上;社会各界捐赠的医疗防护物资也达到1千万件次以上。

    这1千万件次的社会捐赠物资背后,是数以万计的个人和以行业、地域、学校为纽带的团体。他们在全球防护物资短缺、海外出口限制和物流不通畅的情况下,从海内外争分夺秒输送物资,为前线医护人员编织了一层防护之网。

    大年三十,湖北人张科(化名)在曼谷把自己隔离了。他原本在泰国参加培训班,得知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后,取消了回国的计划,“怕传染别人”。

    张科一边看春晚,一边刷朋友圈,看到满屏幕武汉医院物资紧缺的公告,他急哭了,“打仗的士兵连武器都没有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去保护其他人?”

    他看到国内到处买不到口罩,琢磨着请人从泰国代购,寄回湖北一线。大年初一,张科在微博上找到一位女孩跑腿,买下20盒口罩,又联系上即将从泰国回国的时尚博主CK,将那批口罩交由她人肉带回。虽然不能自由行动,但能“为围城中的同胞做点事情”,他心里终于宽慰了一些。

    21.jpg

    ▲在曼谷自我隔离的张科,微博找华人代购口罩寄回湖北一线

    “也许对国内的帮助杯水车薪,但是我想,哪怕能帮一个医生多坚持一天也好!”张科在日记里写道。

    他开始钻研医用口罩的种种,学习欧标、美标、各种型号和灭菌工艺后,在志愿者群中帮助校友会、基金会等资方找货、比价、核对资质证书。

    隔离的日子里,他醒来第一件事是摸额头,咽口水,确认没有症状后,就抓起手机继续干活。

    地球的另一端,在英国读博的易微米(化名)因为疫情一宿一宿地失眠。一边刷疫情新闻,一边满世界找货,最疲倦和难过的那几天,她甚至哮喘发作了。她打趣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是典型的应激反应,不帮忙全身不舒服”。

    早在1月23日,她就从一家英国卫生用品网站买下3000个口罩,200多双护目镜和200套防护服。由于全球华人都在往国内运物资,清关速度较慢。她想到小包裹可以不用清关,于是将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搭配组合成一个个小快递,通过华人物流公司空运到广州口岸,再由广州志愿者接力寄到湖北。据她计算,这样的运送方式能比大宗物品运输快一周。

    然而,随着抢购医疗用品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英国卖家坐地起价。眼看着医用外科口罩从5英磅50个涨到35英磅,易微米有心无力。她好友的父亲是武汉的医生,已经和冠状病毒近身搏斗了大半个月。根据她了解到的情况,武汉定点医院依然很缺物资,“每天都缺”。

    1月31日,BBC宣布英国确诊两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消息一出,易微米已经定下的口罩、防护服等订单接连被商家取消。这不是个例,不少中国买家在志愿者群中表示,他们在西班牙、德国下的订单也被无理由退款。她猜想,这些国家也可能要为疫情储备防护物资了。

    那就把眼光投向更远的地方,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动员大家,“谁会希腊语、芬兰语、爱沙尼亚语,请帮忙联系经销商找货,谢谢!”

    采访阿昕(化名)的时候,他正拉着一车防护物资往巴黎戴高乐机场赶。阿昕是武汉人,也是曼彻斯特英超物流公司的负责人。他车上的物资是华人留学生组织捐赠的,原计划从伦敦发出,但是英国的航运舱位要等,他立马改从曼彻斯特开车到巴黎发货。

    22.jpg

    ▲为了尽快将物资送上飞机,阿昕从曼彻斯顿开车到巴黎

    他很着急地说,此刻,他的家人和高中同学们正在武汉一线抗击病毒,“国难当头,我等不了”。

    疫情当前,华侨、校友会、各地政府都在欧洲买防护物资,不仅导致防护价格水涨船高,还间接抬高了飞往中国的货运舱位,“每公斤运费涨价20多倍”。但是为了支援武汉,他顶住压力给寄往湖北的所有救灾物资一律免邮费。

    目前,阿昕个人捐赠的物资加帮华人垫付的运费已经超过70万元,他笑笑地说其实也心疼钱,“但现在不是赚钱的时候”。

    困局之下 心有余力不足

    对于赤手空拳的普通人,向风暴眼输送防护物资并非易事。筹措资金、找货、打通物流,每个环节都像闯关。

    拥有89万微博粉丝的博主CK带着家人去曼谷过春节,看到武汉传来物资告急的消息,她暂停原本行程,直奔药店扫货。

    跑空了几家药店才找到200包N95口罩,CK赶紧拍照发给一位做医生的同学问资质。焦急等待确认的过程中,一对香港夫妇站在她身边。CK猜,他们可能在等她放弃购买,然后接手那批口罩。

    没成想,等她结账完,他们才说是担心她拿不动那么多东西,帮她把6大购物袋的口罩提回了酒店。

    一开始,她的父母不理解这样的采购行为,“你能帮到多少呢?”

    她反驳,“如果每个都这么想的话,没有人帮忙了,岂不是更糟糕?” 她把买口罩的过程记录下来,希望能鼓励身在海外的游客把口罩人肉回国,“蚂蚁搬家”式支持前线。

    微博发出后,大量志愿者的私信涌来,“大多数都不是为了自己在奔波,我突然发现我的工作好像停不下来了”。

    CK开始寻求海外经销商渠道,最终从印度抢到12000只N95口罩。说是抢并不夸张,那几天大量华人在印度下单防护用品,几乎买空了药店的库存。她用自己信誉做担保,在2小时内筹到资金,请2名志愿者人肉将口罩带回国。

    但随着春节假期结束,海外度假的中国人陆续回国,越来越难找到志愿者人肉带物资回国。

    同时,中国境外的确诊人数也牵动着各国政府的防护用品出口政策。1月31日,印度外贸总局官网发布通告,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印度将暂时禁止出口口罩、防护服等防护设备。此前一天,印度出现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CK不由得发愁,志愿者原本计划第二天拉着7400只N95口罩从新德里飞往广州,万一被查行李怎么办?同样着急的还有电影《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先生,他在印度定到了数量可观的3M口罩,正打算通过航运寄回国。

    为了避免被印度海关拦截,他在微博上发布求助,希望从新德里回昆明旅客,每人帮带外科口罩若干回国,落地后会有人对接取货。陆勇还承诺,帮忙的旅客每人可获得10个口罩。

    23.jpg

    ▲陆勇找到中国游客从新德里人肉带回口罩。图源:微博@药侠陆勇

    除印度外,泰国、越南也宣布了对口罩出口的相关管制消息。海外防护物资采购面临有钱买不到货,有货运不回国的无力局面。

    另一方面,各部门频频发出关于民间捐赠医疗物资的规定,也令志愿者有些困惑。1月底,一线医院再次曝出物资紧缺消息,引发了大众对于红十字会分发物资效率的质疑。在那之后,能不能绕开红十字会直接捐助医院成了志愿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根据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公告,湖北省红会按一定标准接收疫情防控相关物资,捐赠方需填写捐赠意向函及产品资质文件接收核查,捐赠意向为定向捐赠的,由捐赠人与受赠单位对接后,直接发货到受赠单位。

    2月7日,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文,呼吁爱心人士“尽量通过红十字会统筹实现捐赠,以免绕开红十字定向捐赠后,增加医院查验负担”,“对绕开红十字会直接向有关单位捐赠的防护用品,凡涉嫌违法违规的行为将依法处理。”

    消息一出,在志愿者间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担心这意味着民间不能再向医院直接捐助物资。

    对于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担忧的“增加医院查验负担”问题,志愿者张科有自己的看法。他表示普通民众辨别标准繁琐的医护物资确实经验不够,但现在很多志愿者群都加入了医护人员,可以线上指导大家采购合规物资,“我们很有组织性条理性,不是打乱仗的”。

    同一天,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鼓励社会各界捐赠以缓解医疗物资压力,允许向医院直接捐赠。

    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应急保障组曾发布《关于采购或捐赠防疫医用耗材有关事项的公告》,细化了社会捐赠医疗物资的资质要求。

    其中,国产防护产品,需要提供医疗器械注册证和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海外防护产品,需要提供境外医疗器械上市证明文件和检验报告。

    但从实际操作角度来看,志愿者在海外采购时发现,大多数国外防护品卖家不能及时或者没有意愿提供齐全的证明文件。另外,各国的质量监测体系不同,医疗防护物资存在欧标、美标、韩标等多个执行标准,如何对应成国标是个难题。

    为了规避风险,一些民间物资捐赠组织选择将证件不齐全,但专业人士鉴定为合规的物资捐给社区、街道、警察等群体。

    实际上,由于防护物资紧缺,目前武汉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分配到的部分防护服设备也并不够达标。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第一医院医生向记者透露,物资最缺的时候,他们分到的防护衣动作一大就容易破,医护人员会在破损的防护服上“打补丁”,“贴胶布”继续使用。

    志愿者张科认为,不合规的医护用品流向一线,可能会对医护人员造成伤害隐患,确实是好心办坏事的“涉嫌违法”行为。但客观存在物资缺口的情况下,张科希望监管部门对社会捐赠多鼓励、多引导,“可以向社会征集专业人士在医院协助接收物资,或者公开一些官方物资辨别群,通过线上指导大家采购合规物资”。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