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特稿| 嘈杂时代的链媒之殇

    来源:中经联播   革继胜   时间:2018-08-22 17:35   浏览量:5333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记者 革继胜】2018年8月21日,离白露节气还有十七天的这个夜晚,金色财经、币世界、大炮评级、Tokenclub、比特吴、货币资讯、深链财经等多个区块链媒体公众号被永久封停。

    111.jpg

    腾讯方面对媒体回应称,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币市的凛冬寒意瞬间弥漫至区块链媒体圈。

    事实上,区块链自媒体作为资本市场时代的先行者,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实现巨大的财富。他们在资本的裹挟下,靠惊悚的内容和标题吸引关注度,行为越来越高调,并在资本的竞相搅动下逐渐越界失控。

    那把早就高悬于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这个夜晚终于落下。

    1.png

    了解币圈链圈媒体生态的从业人员都知道,毁誉参半的“金色财经”是币圈的老牌媒体,以抢报币圈第一手快讯出名。

    巴比特的本质则是一个论坛,很多一手的消息跟业内技术动态都是通过巴比特传播出来的,颇有影响力。

    比特财经是一家综合性区块链媒体平台,走会场直播路线,专事直播全球各地的有影响力的区块链会议,加上后期的完整会议视频,也是很多媒体的第一手消息来源,也是很多币圈老鸟守消息的地方。

    尽管各有所长,事实上,想要诱导投资者跟风买入,币圈、链圈相关的公众号为发币作势和护盘,已是行业公开秘密。

    具体来看,在发币环节,各大内容平台会发布大量软文,而在代币价格下跌时,项目方则在媒体平台上发布看涨的软文,以引诱投资者跟风买入。

    这就是被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强力抨击过的“市值管理”。

    据称,一些区块链头部“媒体”月收入最高能到1000万-2000万元,头条报价达到20万元,项目方还能直接以代币作为回报,送给区块链“媒体”,双方一起拉抬代币价格。

    在这种背景下,区块链自媒体随着风口大量涌现。

    新媒体大数据检测平台新榜数据显示,“吴解区块链”“金色财经网”“每日币读”等都曾位列区块链微信影响力排行榜前50。新榜8月13日-8月19日监测的数据显示,“金色财经网”位列第40,“每日币读”位列第46。

    只不过,极少有自媒体能够稳定输出优质内容,大多时候,是被扔在各大微信群、朋友圈、Telegram电报群里的,真假难分、嘈杂的信息噪音。

    所以,有媒体断言:此次封号不是终止,而是开始。那些妄图寻找法律和政策漏洞的ICO、变相ICO、以“思慕”之名变相推广、数字货币交易活动等行为,一定会被痛打!

    2.png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账号被封后,各自媒体迅速推出各自的应对方案。

    微信公众号“区块链财经圈”发文:“未被封号的请注意规避敏感用词,该删就删”,“如与我们失联,请在‘区块链offer’见”。

    微博账号@比特吴22:28分发布微博称,此次为第二次经历封号,“只要用心布道,踏实做事,什么形式又何妨?大家别急,我们很快回来”。18分钟后,@比特吴发微博“加老吴微信,不失联!”并配上微信二维码。扫码后,页面跳转为比特吴个人微信账号。

    22:44分,微博认证为大炮评级的微博账号@DPRating 发微博“承蒙各位厚爱,不离不弃,小编感激涕零,不多说,保存图片,WX扫描。”并附上二维码。扫码后,跳出页面为“大炮评级社区”的微信公众号,并已经拥有24篇原创文章。

    23:30分,微博账号@TokenClub发文,“欢迎关注‘海外币圈’这个公众号”,并附上微信二维码。

    “我整个人都懵圈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征兆公众号就被封了,我们粉丝刚做到5万多,在区块链公众号当中,做的还算可以。”吴解区块链的负责人向媒体表示。

    这位负责人同时表示,打算另做一个新号,然后老号申诉一下。不过他也明白,申诉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据财新记者了解到的消息,监管部门对此现象态度坚决,计划将部分重点区块链、虚拟货币自媒体纳入监管整治范畴,且不排除开展一揽子打击的可能。

    3.png

    其实,此次封号看似偶然,其实早有端倪。

    2018年8月5日由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举办的中国区块链媒体社会责任论坛上,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书记潘岗倒真是透了一点风。

    潘岗在那次会议的开场讲话中指出:大家都知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上与比特币、区块链相关的咨讯的内容迅速的增加,一些打着各种名目和噱头了金融投资项目,频频用来编造钱的故事,区块链的炒作让人眼花缭乱,涉嫌非法集资,欺诈的资讯,刊登在网站还有一些自媒体帐号……导致区块链媒体乱象丛生,误导和煽动,投资客都面临着损失风险。这些短期行为和不法行为,给国家防范金融风险大局,带来的诸多的挑战,防范区块链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需要积极加强行业监管。

    潘岗说,尤其是获得广泛共识的主链尚未明确之际,更加需要机构参与制定、规范和执行规则。防范区块链发展过程中的风险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还需要区块链媒体履行好自己的社会责任。

    潘岗指出:媒体是社会公器,牢牢把握信息传播的社会效果,忠实履行职责使命,充分发挥媒体的职能作用,推动中国区块链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是媒体人的责任与担当;严格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自觉维护网络和网络安全,不信谣,不传谣及,坚持客观真实的职业职守,坚持诚信守法的经营,公平有序的竞争,是媒体人应该树立的基本意识。

    同是此次会议,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会长赵健也表达了相同的担忧。

    作为主办方的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总编辑黄凤荣则表态说,中经联播区块链将一如继往秉承主旋律、正能量的基调,紧跟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部署,密切配合国家有关部委的方针、政策。做政府的"传声筒",做行业"观察者"。不比流量、比点击、博眼球。而是以真实、客观和主流、权威的姿态凸显我们的价值。

    在更早一点的时间里,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告称,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2017年9月15,央行等监管层约谈包括OKCoin、火币网等在内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据参会的监管人士透露,目前监管要求比特币交易平台上报关停方案,允许关停时间有早晚,但是,最终将都关停。出于风险考虑,先期将上线ICO代币交易等不规范运作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关停,其余慢慢关停。

    2018年1月19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自文件发布之日起在本单位及分支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各单位应于1月20日将自查情况、已采取措施等上报营业管理部。

    通知还要求,各单位应加强日常交易监测,对于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应及时关闭有关交易主体的支付通道,并妥善处理待结算资金,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

    2018年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互联网金融协会监测发现,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互联网金融协会提醒,广大投资者应意识到,上述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的行为均面临政策风险。投资者应主动强化风险意识,保持理性,远离各类非法金融活动。

    2018年3月9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回答关于比特币、ICO(首次代币融资)相关问题时表示:央行比较早就关注金融科技上的新技术,进行了多方案的研究。比特币等分叉产品出台太快,不够慎重,可能对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不可预测的作用。在测试不太充分和广泛认同的情况下,会出现一些问题。

    周小川表示,未来的监管是动态的,取决于技术成熟程度。我们不太喜欢创造可投机的产品,让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好事。搞数字货币,从消费者零售市场带来效率、低成本、安全隐私的考虑,此外不要与现行的金融稳定金融秩序直接的相冲突。

    2018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ICO(首次代币发行)以及各类变相的ICO,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交易活动,以及互联网外汇交易平台,涉及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证券,“是不让干的”。

    潘功胜特意强调要遏制增量风险,主要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一些新业态、新产品。比如,去年的比特币、ICO融资、现金贷等,都是在几个月内变得热度很高,这一块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对一些新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业态的出现,在现有法律和政策框架中,如果不符合,那么“露头”就打。

    值得一提的是,昨夜大量区块链自媒体公众号被封禁后,一些媒体找出2014年8月7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实施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四条规定,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认为是今年刚刚出台的文件,并以讹传讹。事实上,这份文件早已发布。

    4.png

    此前,诸多分析文章预判称,发展失控的区块链自媒体距离市场洗牌不会太远。这不,8.21这一记重拳,打醒了多少陷入“造富”美梦的区块链自媒体人。

    而且,这一记重拳越过责令整改,在同一时间段进行集体查封。这种对区块链媒体官方公众号的处置流程,已摆明了不会给他们任何申诉机会,处处透露出一股杀伐果断的狠劲儿。

    作为始终关注传媒产业发展的专业自媒体,《传媒茶话会》总编辑陈银峰对此表示,区块链自媒体垂直公号沦为割韭菜的工具,就是利欲熏心所致。明里打着区块链的大旗,却干着玩庞氏骗局、割币圈韭菜的黑活,若不及时遏制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不法行径,反会害了诚信经营卖真羊肉的。

    不过陈银峰也指出,这次打击的是违规区块链自媒体,不是打击区块链技术。严打前一天,新华社还发文称“我国将加快区块链技术在商务领域的应用”,“所以,永久封停不良区块链自媒体,有利于营造出风清气正的区块链技术发展氛围。”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中国银行法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肖飒对此从法律角度进行了解读,她说,一些帮助传销币宣传、变相推介ICO的媒体,在法律框架下中可概括为“帮助行为”的罪与罚。以《刑法修正案(九)》增设第287条之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例,“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肖飒指出,概言之,为参与传销币进行宣传的媒体和提供技术支持的软件外包公司主观上如果明知或应当知道是犯罪活动,仍为其提供帮助,或者特定技术开发只能用于犯罪行为的,将构成帮助犯,应定的具体罪名与刑罚当依据传销币发行、运作的本质逻辑,侵害的法益重大性等,依正犯的罪名及刑罚从轻处理或者以单独的罪名进行刑事处罚。

    中经财经小编的稿件还没完工,朋友又甩过来一条链接称: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刚刚发布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传活动,如知悉相关情况,应及时向区处非办报送,进一步禁止虚拟币推介活动。

    如此看来,中国对虚拟货币的高压监管态势仍将继续。


    【责任编辑:王海珠】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