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
    X
    中经联播 >> 区块链 >> 币圈媒体生死录:90%的媒体即将死去?

    币圈媒体生死录:90%的媒体即将死去?

    新闻来源:耳朵财经   记者:三桃   时间:2018-12-04 13:48

    寒冬已至,币圈媒体进入最后时刻,谁能存活?

    360截图20181204135647892.jpg

    作者三桃

    11月最后一天夜晚,冷空气带来了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

    晚上8:00,区块链媒体大佬王峰开启了新一期的“王峰十问”。这次的嘉宾是徐小平,著名的天使投资人,脸上总是带着温暖笑意、说话让人鸡血般振奋的创业引路人。

    但在2个小时的访谈全场,刚刚被爆投资项目大幅亏损已经“退圈”的徐小平没有谈及任何有关区块链的内容,微妙的是,王峰也没有问。

    火星财经以“王峰十问”确立了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的品牌,在数字货币暴跌的熊市,没有人发现,其上一期的访谈嘉宾是人人公司董事长陈一舟,与区块链没有太大关系。

    在过去一个月,和很多主流区块链媒体一样,火星财经已经从一家纯区块链媒体变身为一家内容不仅仅是区块链的公司;悄然中,一号财经的solgan已经变为“不一样的新商业媒体”;深链开启了泛科技报道;起风财经转为“数字经济”报道。

    除此之外,BABI财经、荣格财经等传言人员已经解散。据媒体统计,已有超过50家的媒体在过去一个月停更。

    寒冬已至。且是漫漫冬日。

    /1/

    说好的“区块链革命”呢?

    11月26日晚,圈内已经传出几家媒体解散的消息。在短短3个月内,国内某品牌区块链媒体已2轮裁员,人员从40人缩减到18人。创始人彭建刚(化名)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他拿着茶杯将所有员工召唤到会议室,但这里的座席已不能坐满。

    “今天,我就说在这里,我就是要坐穿区块链媒体。我已经做好了3年甚至更长远的准备。”

    所有的员工被要求自问,能否坚持伴随寒冬,如果不能,趁早离开。

    这是一个难以回复的问题,关乎信仰、信心和坚持。有员工回应,“如果我们告诉自己要坚持3年,3个月后,媒体和行业都倒掉了呢?”

    1.jpg

    (来源:三言财经)

    这些年轻的团队成员都是在区块链热潮中进入,陪伴走过2018年熊市的上半场,经历了币圈的监管、低落、封号和未卜迷雾中的前行,但没有人愿意离开。

    “我相信区块链是能改变世界的。”一位成员仍然坚定。这和所有涌入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一样,他们坚信区块链即将改变世界。“在这里,三四月所言的事情,七八月就能变为现实”,圈内媒体人苏布谷至今仍坚信区块链的魔力,就如同相信蜘蛛侠的“黑科技”外套很快将变为现实一样。

    但寒冬之下,她刚刚离开她加盟的荣格财经。如今,区块链的大多数媒体已经陷入了资金压力。

    “非洲大草原的旱季已经来临,无论狮子、大象还是长颈鹿,都将面临干渴。”苏布谷这样形容,90%的区块链媒体都将死去。

    曾经的盛况还在眼前,三四月间,数千家区块链媒体瞬间诞生,一片姹紫嫣红。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快节奏下,“区块链项目发币动辄融资千万、上亿”;三点钟不眠群引领了币圈的作息,每日凌晨三点,区块链社群灯火通明;一些大佬群在群中甩出的红包都是千元大礼包;区块链媒体一条微信头条报价动辄十万;币圈的人员工资普遍高出老牌的科技媒体;而一个普通币圈从业者半年时间游遍欧美韩日。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媒体创业者孟景(花名)发出疑问。

    无人不知,区块链技术距离产业尚远,没有几个真正进入大众的应用。但是,韭菜期待一夜暴富,项目期待一个月就能融资上亿,资本希望获得倍增收益,而媒体则在资本和项目的泉涌中被批量化催产。

    中兴盛世,泡沫丛生。8月一家区块链媒体举办了一个以美女创业者为主角的峰会,现场随处可见年轻貌美的女性创始人、合伙人、CEO及各类O,花团锦簇,难辨真伪。

    空中楼阁、币市泡沫中,孟景细数区块链媒体的四宗罪。“1,关注币价,甚至只关注和报道币价;2,为币站台,甚至为空气币站台;3,在没有产业基础的支撑下选择用币支付,甚至只用币支付;4,发币方和交易所给钱发稿。”

    “当时隐隐觉得虚火太旺,所以我自己参与的比较少。”一位投资人肖建宇(化名)表示自己至今对区块链看不明白,但3月他却通过一家知名的投资基金投资了两家主流区块链媒体,没有错过浪潮。

    如今,肖建宇对已投的媒体项目隐隐感觉到不妙,而投入的矿机项目和数字货币已经全线亏损。

    “你们身处区块链,自然觉得波峰波谷,币圈将卷土重来,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是浪潮,就再也回不来了。”长期关注商业的资深媒体人薛芳发现区块链比过往任何一个投资风口的周期更短,兴起和衰落就在短短半年时间。

    所有人认为区块链的春天还会到来。“但我看区块链的火热跟过去每年一个的人工智能、AI、互联网金融、创投风口没有任何区别,你看他们的浪潮还有再回来的吗?”

    2.jpg

    (一个大佬的朋友圈留言)

    /2/潮水退去狮子、河马、长颈鹿都要露出底裤

    11月,区块链媒体荣格财经的团队正式分野,苏布谷等一部分团队成员出走,另创一家叫“春秋区块链”的自媒体。荣格财经的网站仍然在更新,但如同很多“还活着”的媒体那样,已经进入半冬眠状态。

    维持一家全区块链媒体平台并不难,一名编辑就可以完成网站、APP、公号当日资讯更新,再多一名小编,甚至可以保持公号每日一篇的攒稿伪原创。

    北纬31度创始人贾白新创办了一家叫“一美财经”的新媒体,从区块链商业揭黑报道转为向人们传授医美、生发、美发的美丽事业。

    区块链媒体正在被抛弃和出走...这已是大批圈内媒体的状态。

    “现在是活着,但已经不是那种活着了...”经历大半年的区块链媒体创业,孟景如此描述大多数区块链媒体的生存状态,“活着、半死不活、冬眠...这几种状态看起来虽然差别很大,但和生龙活虎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这个微妙场景中,那些慷慨激昂、前景远大的话语往往出自已经人员解散、曲终人散的媒体创始人。“我们只是进入到2.0阶段,之前的是1.0”、“我们在探索商学院和海外社区”、“我们并没有离开区块链,而且会一直坚持下去。”

    但在半公开的媒体圈,媒体适当保留的话语权和同病相怜让圈内媒体穿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装”。

    只有财力雄厚、几乎无生存危机的媒体大佬才有资格宣泄冬日的料峭。金色财经创始人杜钧发微博,“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回应,火星财经从9月份就开始赔钱。

    3.jpg

    杜钧发了一个焦急的表情,“这个冬天比想象中的难熬,金色账面上能撑3年,3年牛市还不来的话,就只能带着这100多人出去找工作了。”在看到这条留言的媒体人眼中,他们只看到“3年”这两个字,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撑不过30天了。而媒体报道,金色财经已经获得6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和850万元的Pre-A轮融资。

    按照目前每月300万的亏损,这1450万的融资仅够烧4.8个月。金色财经上月已经传出大幅的裁员,有人说已经超过半数,财力雄厚的金色财经要熬过3年还将裁员多少呢?

    4.jpg

    火星财经已经在6月前迅速完成了A轮和A+轮融资,这两轮融资分别估值1.5亿元和3.3亿元人民币。王峰回应中说,“我们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寓意不言而明,要表达的是——比金色财经多一个月。

    “当大潮退去,无论狮子、大象还是长颈鹿,都要露出底裤。”11月,荣格财经的创始团队没有说服股东继续拿钱,团队分道扬镳,曾经一日写出数万字报道的三水哥再也不用那般忙碌了,平台进入“半冬眠期”。

    /3/一定得活着,活着就能迎来曙光

    时间没有赐予冒进的开拓者们更多希望,自9.4禁止国内禁止ICO信息传播以来,很多媒体发现,收入跳水、折腰、断崖——过去项目向媒体输入的宣传费用,终于没有了。

    从9月的营收大额减少,到11月,他们终于发现,现实比想象的更加糟糕——国内无项目投入,已无资本输血。

    “哪怕一两项现金流,都可以维持,然后慢慢摸索。但是它不是,它是一个逐渐枯竭的状态。”资深媒体人范伟(化名)将他的区块链媒体团队从十几人缩减到六七人,延长生命期。“当初花枝招展、穿金戴银、自吹自擂,到现在过不下去了,其实很焦虑的。”

    出海,去海外寻找活路。

    自9月以来,一批区块链媒体都开始将峰会放在了海外,一时间声势浩大,让人有一种中国区块链媒体已经全球化的错觉。一位媒体人笑侃,虽然是在美国的全球峰会,听说现场来的大多数是中国人,就是将国内的峰会场地挪到了海外。

    “海外是个伪命题,你看一些行业巨头出海都困难重重,哪里有那么容易?”一位出海的媒体掌门人这样形容,你就理解为在海外设个站点罢了。

    “美国ICO政策日益严格,ETF批复遥遥无期。虽然东南亚国家都开放了ICO,中国媒体可以进入韩国、新加坡,且不论市场很小,只是请问——中国媒体出海有竞争力吗?它能比当地的区块链媒体服务得更好吗?”上述媒体掌门人将这两月的出海理解为市场调研,或者转头作为噱头在国内营销了一把。

    在11月,还在坚持海外进军的媒体已经寥寥无几。

    范伟是个悲观的现实主义者,从科技类媒体到区块链媒体的经历让他判定,绝大多数币圈媒体都将走向死亡。“这三个月确实你会看到,不管比特币跌不跌,你要考虑它核心是一个现金流的问题,终究要有正向现金流进来,但它没有,所以这个模式就不成立。”

    他这样建议媒体创业者们。“尽早处理,尽早脱身。”“花钱到一半的,这个时候也应该问问投资人的意见。”

    彭建刚身处币圈雷暴中,他选择保住一个有区块链信仰的稳固团队,像龟一样活下去。“我最擅长的是不动,像龟一样的活着,等到别人都死了,我还活着。”

    同样决心死熬的还有王峰,他在朋友圈说:

    “有人问我,创业的原则是什么?”

    “我的回答,活着。一定得活着。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活下去。活下去。与其在装逼中站着死去,不如跪着活下去。活着就能迎来曙光。”

    /4/冰河世纪,哪里是诺亚方舟?

    在北纬31度进入维持期以后,贾白开始寻找新的路径。在区块链仍然火热的上半年,大的交易所找来投资,他有着媒体人的“清高”,不接受被操控,错过了第一波融资机会。

    当熊市进入到6月以后,投资热潮散去,资本已经捂紧了口袋,求生再无可能。

    兴旺和衰败的底色何其相似。2017年“9.4 ICO禁令”之后,比特币反而从4000多美元涨到了近2万美元的高点,3个月翻了4倍。2018年,数字货币在2月和4月两波小牛市之后彻底转熊,从9月初进入长达2个月横盘(6400美元左右),直到比特现金的算力大战前夜——比特币暴跌30%,直线触底4440美元,币价回到一年前,343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

    纵观从2017年至2018年11月23日的数据,全球数字货币相比最高点跌幅已经超过70%,很多数字货币已经跌去了95%,几近归零。

    在数字货币的冰河世纪,没有诺亚方舟,资本几乎一致撤退。

    “没有哪个投资人说我立志要投资哪个行业,亏损我也要坚持,要把这个行业扶持起来。他们就跟掷骰子一样,就想在大潮中捞一把。”有着投资机构经历的苏布谷如此生动地描述此时投资人的状态。

    一位投资人诉苦,这不仅仅是区块链的寒冬,而是整个经济下行的寒冬。

    “各个行业资金链都特别紧张,各个行业、层面的都是,大到上市公司老板,小到个人投资者,朋友圈里老板自己做个项目筹集点资金也挺难。都不想出钱。借钱,也根本不可能。”年初对区块链非常有兴趣的投资人比时表示对区块链项目“再等等看”。

    “这个萧条期啊,我估计时间不会太短。这个行业也不会那么快起来了。可能需要三五年。”“未来可能不是一年火爆一个行业,很可能是一年杀死一个行业,大家是相互比较谁先死。”因而这位投资人建议不要再指望传统投资机构救命,找找那些有区块链信仰和规划的圈内投资人吧!

    “我对区块链谈不上多大的信仰,”贾白认为,如果区块链冰冻三年,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时间何其宝贵,为什么不做一点能够带来生存希望的事情;至于那些至今谈论信仰的人,要么是有足够储粮够维持生存,要么是没有选择。

    经历了币圈,贾白感觉“世界观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一个区块链这个商业世界,是以你是否有钱、是否挣钱、是否能活下去来论英雄,那些在金钱比拼中胜出的人最终成为了大佬。面对新的行业选择,是金融、创投还是女朋友从事的美业,贾白最终选择了变现快、更接地气的美业。

    他说这份事业和创建北纬31度不同,纯粹为了在商业中挣钱。如果有一天,区块链重归牛市,即使这份美业已经做大,他也会再回来,因为,“区块链是一个最好的行业”。

    即使深链转向了科技,但面对的仍是一个前途未卜的竞技场。深链联合创始人朱星向耳朵财经坦言,目前只是试探,也并未完全转型。

    “36氪已经做了七八年,拥有几千名员工,你没有5000万以上的资金和资源几乎跨不进竞争的门槛。”彭建刚认为,转向任何一个领域都是不明智的,“坚持尚不能成功,更何况三心二意呢!”他开始将业务团队调整为针对各个商业板块的独立战队,看那条线可以率先趟出一条生路。

    11月,苏布谷开始组建一个叫“春秋区块链”的新项目。虽然是仍在区块链领域,但科技迷的她认为,这是一个新的上山路,她将区块链嫁接到大数据、AI、人工智能等各个科技领域,稳稳扎根在产业地基上,即使区块链技术在未来三年应用不多,也能暗渡科技,实现新生。

    “这种感觉就像爬山,大家都在爬山,但我们发现了一个山洞,进来后可能发现另一个空间,里面有矿山、河流和仙人。”苏布谷说,区块链就像潮涌,让很多人发现了相似的信心和机会,但是你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就要逆流而上,很辛苦。

    “但是这个新的方向让你看到了希望,起码跟之前那种在大潮里头翻滚的状态比起来更清晰一些,不再随波沉浮了。”

    曾经获得亿万财富的比特币大佬们已经在岛国休假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沉浮已与他们无关,只有那些还未在区块链世界获得成就与财富自由的人仍在拼搏。

    就如同这些币圈的媒体创业者,他们被区块链技术和蜂拥而至的资本推入大潮,在这里誓言找到梦想,如今在资本退潮中,他们能否抵抗命运的安排,坚持驻守在新大陆?


    (责任编辑:欧阳雪)
    分享按钮
    凡标明本网来源的稿件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本网欢迎转载,但务请标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权利人及时与我们联系。凡本网转载稿件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将立即予以删除。如有其他媒介从本网转载使用请保留本网载明的“新闻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联系电话:010-65015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