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超万家公司关门、影院几次复工被喊停 影视业何时迎曙光?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新浪财经   2020-06-28 13:06  邹沅铮   浏览量:50414

    5.jpg

    新冠疫情影响,大家没有办法如往年一样走进电影院;半年过去了,除了改为网上免费播出的《囧妈》之外,其他贺岁档影片至今未与观众见面,且能否在暑期档或国庆档顺利放映,也是个未知数。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年初至6月19日,从事与影视相关的公司中,有1.23万家公司注销或吊销。从影视上市公司来看,据Wind统计,影视概念板块中共有30家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亏损公司达20家,占比近七成。其中,华谊兄弟(3.730, -0.09, -2.36%)、唐德影视(7.310, 0.49, 7.18%)、*ST当代(1.290, 0.00, 0.00%)等多家公司已经连亏两年,今年一季度还在继续亏损,如果2020年不能扭亏为盈,上述公司将可能面临退市压力。

    受影响以来影视行业尤其是院线几乎全线停工,自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复工的呼声一直存在,但是复工却并不顺利:往往是一出现复工苗头,却又很快被喊停了。

    部分影院低价预售电影券、改卖小食

    今年3月中下旬,国内部分地区如新疆、内蒙古、四川、甘肃等电影院尝试复工。上海市有205家电影院原本也计划在3月28日复工,但3月27日晚,却被国家电影局紧急叫停,使院线再次陷入停摆。

    5月8日,国务院发布通知称,影院可在部分限制条件下开放,尽管明确的恢复营业时间还需要落实到各地方的政策,还为行业复工带来了一丝光明。

    但是恢复营业还没落实,就遇到疫情新情况,为此,6月22日,文旅部修订《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并指出,消费者在娱乐场所、网吧的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中高风险地区暂缓举办营业性演出活动等。

    影院等线下场所复工之路再遇阻,新浪财经近日走访了上海多家影院以及影视基地,探究他们如何自救。

    位于上海市中心南京西路商圈的一家电影城,平日客流量较大,但1月24日以来,已经关停了150多天。近日起,该影城推出了影城小食,每周有三个半天在影院值班售卖,以此来弥补一些亏损,而其并非第一家这样做的影院。

    除此之外,该影院还自五月份起推出了预售活动,低价出售电影券,从影院复工之日起至今年年底,每一张电影券可以兑换任何一部院线电影,而电影券的价格仅为疫情前电影票均价的三分之一左右。

    一位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新浪财经,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缓解影院的现金流压力,以便顺利度过难关,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预售效果并没有非常理想。“只要影院一天不复工,这都是杯水车薪。”他对此很是发愁。

    该工作人员透露称,在国务院5月8日的有条件开放通知后,他所在的影院原定于6月份开门迎客,然而随着疫情新变化,影院开放变得遥遥无期。

    新浪财经还走访了多家私人影院,发现线下门店均处于完全关闭状态,现场也没有值守的工作人员。此外,通过电话联络的几家影院,工作电话均无人接听,部分甚至提示已停机。

    影视基地门票降价 周边部分酒店餐厅关停

    作为影视产业链的下游,影院的营业与否同疫情和政策紧密联系着,而产业链的上游影视作品拍摄基地,境况也并不乐观。

    新浪财经探访了位于松江区的上海车墩影视基地,基地仅有南门开放,北门仍因疫情防控处于关闭状态。

    新浪财经发现,原先80元一张的成人票,当前降至50元,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解释称,一方面是因为园内一部分供游客参观和体验的项目没有开放,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用低价来刺激和吸引客流量。同样采取降价策略的还有横店等影视城,其公众号上显示,五月大促,特惠套票补贴后低至5折,原价300元的一日游学生票特惠为179元。

    尽管降价,车墩影视基地依旧人烟稀少,多数门店大门紧锁,仅有园区博物馆和几家饮料店开着。博物馆的管理员告诉新浪财经,自三月份开放园区以来,工作日人流量一直较少,天气较好的周末会增多一些,但最多能达到疫情前的30%。

    当日,整个园区内,也并未见到正在拍摄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剧组,仅有一个场地承接了杂志封面的拍摄工作。在午间吃盒饭的间隙,一名场务人员很无奈地对新浪财经说道,“基本上无工可复。”

    除此之外,园区内还有一部分场地在大规模施工,包括新建和翻新,“趁这样的时机我们赶赶工,以便有更好的面貌去迎接疫情过后前来游玩的游客。”施工现场的管理人员这样说道。

    园区周边还聚集着不少劳务公司、餐馆以及酒店,但是90%的店面在正常的营业时间关闭着,更有三成的店面已经挂出了出售或者转租的字样。

    “像我这样的小店,最近几乎没有什么盈利,只是维持着店铺不倒闭而已,”一家便利店老板说,“像隔壁那种稍微大一点的酒店,好几个月没有人来住宿,确实很难撑下去,直接关了多少可以节省一些成本,也不知道疫情过去了他们还回不回来,关键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正常。”

    “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正常”,似乎成了这个行业链条上的所有人的疑问,同时也是所有人迫切的诉求。

    计划开拍项目停摆 转向网络电影、短视频

    “等下去只能是坐以待毙。”程宇是一家电影制作公司的制片人,他告诉新浪财经,手上原本计划于2020年的开拍项目,随着剧组暂停拍摄以及影院暂停营业,不得不重新调整制作计划。

    “一开始我们只是等,想把暂停期熬过去,但一直都没有复工的音讯,所有环节都卡着。”耐不住等待的程宇,将目光转向了网络电影。

    在他看来,网络电影相比院线电影而言,周期稍微短一些,而且至少今年之内,应该是一个自救和转型的方向。

    此前,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的全国重点网络影视剧拍摄规划登记备案情况显示,今年1-4月,分别有214部、252部、313部和298部网络电影通过规划备案,与此同时,上线过审的数量则分别为52部、53部、64部和74部,不仅保持持续增长,还远高于2019年月均24部上线过审的数量。

    据各视频平台和猫眼电影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网络电影市场规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共有34部网络电影实现分账票房破千万元,这已相当于2019全年的数量。显然,网络电影已逐渐展现出自己的市场空间与票房潜力。

    “我们已经在与投资人沟通,将之前一些瞄准院线的剧本改为网络电影的项目形式去走。现在连贺岁档都还压着,就算是能拍能审了,排片照样是个问题。”程宇坦言,行业内的一些投资方或是从业者,多少会有对大银幕的执念,但观众的观影习惯在变化,好的作品不应当过分局限于形式。

    “网络电影也只是一个方面,短视频的异军突起本身就不容忽视,现在加之疫情的冲击,整个格局都发生着巨变,”程宇觉得,如果不求变,被市场淘汰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因此在转变策略的基础上,还应做到两手都要抓。“所以短视频我们也考虑尝试,做一些有创意的微电影,这样资金回流快,在拍摄上受限也相对小一些。”

    一家短视频龙头企业的HR也向新浪财经证实了市场格局的风向变化,他表示,这半年来,互联网视频发展势头迅猛,近期还在马不停蹄的招聘,某些岗位急缺人才。

    文 / 新浪财经 邹沅铮(许旻亦有贡献)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