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
    X

    濮存昕、郑小瑛、乔榛等老艺术家齐聚冰城,畅谈唐宋名篇20周年

    新闻来源: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记者:朱淑英   时间:2019-03-12 14:26

    为了一场持续20年的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濮存昕、郑小瑛、乔榛、吕中等老艺术家齐聚冰城……

    钱程:这个是1999年2月9号在北京音乐厅首演,第一轮是10场,之一、之二这样演,演到第五场的时候我们得到通知说江泽民总书记要参加,所以在第五场的时候把之一、之二合并了一下,但是这个之一、之二实际上有30多首作品,刚才这个盘是上篇,肯定还有个下篇,我相信一天演两三个小时,演完这两个就是6个小时,而且一直到现在这20多年,我们几乎年年都在演,而且走到哪儿还是这么火爆,但是大家看到的影像当中的人物和我们现在的这些艺术家已经有20年年龄的差异了。昨天我听乔老师、吕老师和姚老师他们先到的,说78岁、79岁,孙道临老师当时参加演出的时候也是78岁。乔老师、吕老师和姚老师是57、58岁。我今年57岁,最近我们在做宣传,就翻到了好多老照片,就几百幅老照片,大家都有感慨,印到节目单上了,我的感慨就是岁月催人,唯唐宋名篇历久弥心。所以我想用当年的这个影像,非常非常的巧,20年就是找不到,找到大概就是两三天的功夫,所以我们也没来得及刻成盘送给大家。

    今天放出影像非常的感慨,下面时间就留给黑龙江媒体和在座的艺术家互相交流,也算一个恳谈,算是对我们故去的孙道临老师他们,为了怀念他们,这次在哈尔滨大剧院举办这个首演20年的纪念演出。刚才我提到大家都在写一句话,肖雄写的一句话特别有意思,他说20年我还没念够呢,说唐宋名篇再演20年。下面时间就留给大家。

    757665550722917452.jpg

    方明、吴玉霞、濮存昕、乔榛、郑小瑛、吕中、姚锡娟、康庄、袁晨野现场接受媒体访谈

    问1:我刚才看了这个特别有感触,我先来提问,我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的记者,刚才看了20年前,我觉得乔老师和濮老师都特别的年轻,乔老师比两年前,我见到您的时候更加矍铄了,气色更好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一首诗“此翁白头真可怜,依稀白头美少年”,我想问一下,你们二位有什么感触,对唐宋名篇这个历程,看了之后,你们对个人的回顾,请二位谈谈体会,谢谢!

    658217876578330987.jpg                                                                            乔榛:20年,似乎就在眼前,首先得感谢我们的先人,我们的先贤,为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厚,如此有灵动、如果有韵致的瑰宝,给我们留下了,这些东西深深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所以当初钱程带领大家要搞唐宋名篇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积极的响应,都说到我们心里,大家都非常愿意。通过对经典古诗词当中的探索是很好的去呈现,我们真想把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融到每一篇经典的作品里去,融到每一个作者灵魂里面去。

    当年吟诵唐宋诗词,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慨,今天我看这个图象,我发现自己身上很多的毛病,很多的缺点,当然当初我也感觉到这些毛病,逐渐逐渐在这二十年当中,也不断的在克服这些毛病,纠正自己的一些缺点,所以我感觉还是有点长进的,有所进步的。我这20年当中,我越来越深切的体会到我们的观众朋友对这些经典作品的深厚的感情,越来越浓,我们感觉我们的努力是太值太值了。今后,我们还得继续努力,更多、更好、更深的去诠释这一个个经典的作品,就这样。

    165984421118975464.jpg

    濮存昕:20年不长,真的像刚才乔老师说的,千年文明,千年文化,千年诗词歌赋,其实我们才做了20年,能不能做下去,咱们中华传统文化,当代的和未来的价值,年轻人是不是喜欢,我们已经做了20年,今天的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会看吗,但是我坚决相信现场,平面拷贝艺术有一种客观性,在这个场合我自己都不会被感动,但是现场生命,刚才乔老师讲的就是生命,生命在生长,我们也在成熟,前面20年前还有一些生涩,我们还在推敲字,咬文嚼字,语言艺术,我们把文字艺术变成语言艺术,文字的这些诗词歌赋,白纸黑字,用声音去表达,在听觉上启迪更多的想象,更多的诗意,我觉得它的画面,通过演员的表演,可能听到的更丰富的意思。我特别希望能够年轻人觉得嗯,将来我们可能还要做新的,我们想象20年、30年后的年轻人,我们不跟他们一样,我们会比他们做的更好,这样太有意思了。所以我说唐诗宋词在我们今天有火炬传递。我们现在的状态是等着晚上排练呢,我们每次陶醉于那个语音,陶醉于老师指挥,给我们荡起了音域像海洋一样让我们往前走,排练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演员最兴奋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做了一点点。

    问2:几位老师好,我市哈尔滨的记者,我想问一下,各位都是各行各业的艺术家,我想问艺术家们,究竟是什么样的魅力和什么样的理想,推动你们20年始终如一来这个事情,是单纯自己本身的喜欢吗,是对中国文学艺术的推展,平时都是挺忙,这个职业不是很赚钱的,这个有什么让大家一起来相聚,还是自己内心对这个东西特别的挚爱和喜欢?

    乔榛:对,就像地说的,其实我几十年来,我们从事的是语言表演艺术,像濮存昕还拍电影,还塑造形象,还演话剧,但我多数是语言艺术,语言表演艺术。大家知道我是八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狭路相逢,又擦肩而过及什么力量让我始终挺着?就是包括我们所念的这些经典篇目里给予我的力量。比如说我朗诵的《蜀道难》,我觉得我既是乔榛,我又是李白,我要把李白宽阔胸襟里面去,对待一切的艰难险阻,我唐宋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也是把他最后那句话作为自己的支撑,人并不是生来就可以打败的,你可以消灭的,可就是打不败,我就是用这种精神来面对一切的灾难,一切的苦难,这种精神对我自己本人是一种洗涤,心灵的洗涤,让我的力气更坚毅起来,所以乐此不疲,我们在做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继续要做下去。尽管我今年跟道临老师,他78岁,我今年也是78岁。

    提问2:您一定是指挥界的泰斗,跟这些艺术家每次都来,而且每次上台都是精神矍铄,是因为你本身很喜欢和这几位艺术家一起合作,还是你对音乐指挥的喜欢,还是对这些朋友的挚爱在里面?

    乔榛: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是太可爱了,我们都在钱程的麾下,召唤之下,我们大家一起聚拢来,共同做那么美好的事情。我们今年90多的郑小瑛老师,她排练的时候精神头我们特感动,我们都在悄悄的流泪,那么矍铄,那么细腻,他会点到你应该收一点,你应该要出来,而且你想多累啊,一天三班,早晨、下午、晚上,第二天又很早起来。她的精神感染了我们,而且我们这个团队相互之间非常亲,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志向,共同创作的理念,觉得我们都应该全身心的投入到每一个作品创作里去,就像湖南在搞《声临其境》,前几天参加最后一期,我说了我的感受,我们每个人都是身临其境,把我们的灵魂融入到作品里去。  

    提问3:我想问郑老师一个问题,这个是咱们20年之久的唐宋名篇唐宋会,它不仅是一个唐宋会,它有非常美妙的音乐伴随其中,想请您跟我们讲一讲音乐和诗词之间的配合,音乐这方面能起到推动的工作作用?

    116538617298093206.jpg

    郑小瑛:我就希望大家能够注意到这个诗词唐宋音乐会的形式是一个新的形式,你们听到的音乐不是一个背景音乐,就是你念你的,我在后面有点音响,不是这样的。当时总的策划人钱程是邀请了咱们国家最好的一批年轻的作曲家一对一的为每一篇东西来写音乐。所以这个音乐跟诗词是融为一体的,我们现在很难想象,离开这个音乐自己念,我想肯定会不会满足,音乐本身没有那个诗词也是不完整的,我觉得这两者结合是一个新的载体,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提升了我们古典文学表现的形式,更丰富了,而且能够更融进了现代人的感情,因为音乐是现代人写的,包括现代人对他的理解,包括我们语言大师们的唐宋,所以让他有一种特别的效果。从这里我觉得,我很钦佩我们这个总策划,拿机子那个人,钱程,但是他看样像个跑腿的,总的思想策划是从他那里来的,他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能够把这些艺术家,唐宋语言大师们,音乐家、作曲家拢到一起。这是一个艺术家们一个集体的很难得的一个创作。刚才同志问为什么能够经久不息,因为观众喜欢,才能生存,如果没人听了,肯定搞不成了,我们这些人来讲,也是很期待,每次见面都觉得特别亲热,又见面了。总策划提出来,大概有没有什么,尽量来,把别的事情排开,大家都希望走到一起来,这是很难得的文学、音乐、唐宋、表演的时候还有一定的图像,我是不赞成那个图像动的,所以我老提出来要让人集中思想在听,听朗诵、听音乐,而不要让这个东西来搅和,所以这个背景还是很好的,这是精心策划的高质量的文学和音乐的一台演出,所以我是非常希望这样的演出能够长久下去,而且能够逐渐的被更多的学生们、市民们能够接触到,大家能够知道我们有这么好的诗词、作家、作曲家、朗诵家,很难得的一个品种,这就是我的看法。

    提问3:方明老师您好,我是黑龙江生活报的记者,我想问一下,唐宋名篇20周年,您能跟我说说第一次上台时的感受,跟我说说朗诵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551254930780540949.jpg 

    方明:20年了,我非常感谢钱程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实际上不是单纯的诗、词、音乐,而是我们把我们的国学通过我们这种形式把它传承下去,我们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而且在这之后,我还参加了很多这方面的演出,多次开会,或者吃饭我都跟大家唐宋一个东西,先人与我们同行,今古一脉,唱歌久曲,时光的长剑,无法切断我们对于先人的感念,岁月的浮云,也无法遮蔽先人对我们的凝视,这思念是心灵的拥抱,历史的延伸,是中华民族文化长河逃生依旧的涌动,沿着这条长河,溯源而上,多少美丽的景观,使我们这些华夏子孙目不暇给,我们看到了宋词,唐诗,看到的《离骚》,看到的老子、孔子、妹子(音译)、孙子、墨之、荀子,看到的灿若群星的诸子百家,我们应该自豪,世界历史四大文明古国,唯有我们中华文明没有断裂。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人类迈入21世纪的今天仍然绽放而古老而鲜艳的花朵,我们应该自豪,我们智慧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厚的馈赠,使我们在前行的路上不会孤独,不会空虚,不会贫乏。我们需要思考,为什么我们曾在这喧嚣嘈杂的世界里,一度疏远了你们,这正如落叶疏远了根,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让我们在思想的田野上踏青、畅想和编织梦想吧,让我们怀着感恩的心,让我们对先贤们说,我们充满自豪,因为你们与我们同行,古老的中华大川正驶向雄伟壮丽的彼岸,我们满怀自信,因为你们与我们同行!就是这样一个精神。我们要把我们的国学,通过各种方式把它传承下去,只有这样我们中华民族才能真正自立与世界民族之林,就是这样一个精神。所以在搞这样一个活动的时候,内心非常的有一种必须要把这个工作搞好,这样才能够使我们的国家,使我们民族真正能自立于直接民族之林。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从中央到文艺单位都在做这样的工作。

    这些年演出了很多国学方面的,我觉得我们会继续把这个工作做好。所以今天我们能够纪念我们唐宋诗词诗歌朗诵会20周年,我们继续把这个工作传承下去,不仅仅在我们国家内部各个方面去演出,而且有可能的话,我们还要到其他的地方,到国外去演出,使中华民族的文明让世界各国都能够看得懂、看得清楚,这样我们中华民族才能真正致力于世界民族之林,所以我们今天就要做这样的工作。我想我们很多艺术家,都一直是这样去做的,我对这些艺术家非常的敬佩,多次演出就有这种感觉,这次演出我们郑小瑛老师来指挥,郑小瑛老师已经90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应该努力,让我们的孩子们真正的把国学掌握到手。

    乔榛:钱程策划有一个非常妙的地方,演出之前有几十个孩子吟诵,这个非常好,我们从娃娃抓起,已经深入到娃娃的生命中去,这点特别好。

    钱程:当时策划案出来以后,很久下不了手,有一天我妈做饭跟我聊天,我妈妈爸爸都是中学语文老师,这什么时候能上演啊,可是如果没有这些绝句,唐宋诗词就缺了一大半了,我妈说干嘛不找小学生朗诵啊,正好像开窍了一样,正好我儿子上一年级,我就找他们班主任,我说我想要一百个一年级的孩子,他说二年级行不行,我说不行,因为如果选二年级我儿子上不了了。就是一年级的孩子,今天建议会把那些照片会在音乐会现场发出来。一场100个孩子,当时在首演的时候在北京音乐厅外边接孩子的家长当中有彭丽媛,这一百个孩子里面,有习明泽(音译)在里面,他在哈佛上学,认识一个小孩,老上我家里玩儿,杨一篇(音译),他已经是伊里诺易大学心理学研究生,已经博士毕业了,这个班大部分孩子都成绩非常好。我儿子芝加哥大学统计学毕业,20多个人考进去就毕业了13个,同时拿了经济学的学位和哲学,他说能不能多支持我一年,多拿个学位,他说一年级出于兴趣选了哲学课程,完了以后还不愿意工作。他毕业的时候,他说我想去德国,学语言,又到德国学了一年语言,我说德国学完继续念研究生,要不就工作,把说能不能再支持我一年,他说去巴黎学一年法语,去年暑假我追到巴黎,我跟他谈,我说你要么工作,我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像朱自清(音译)爸爸一样了,晚景不好,他说你再给我一年时间吧,他说我去西班牙再学一年西班牙语,当时我们让他上统计,实际上是为了他以后有好的生活,精算师,投行都有非常好的收入,他说那个事我越想越明白了,让有钱的人更有钱,他说我可能兴趣还在于语言和文学。我一想这个管不了,所以由他去。但是唐宋名篇,就这么一点点经历,9岁就跟他妈妈出国了,这么一点点精力,给这批孩子一生里面注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如果推算下来,唐宋名篇实在是搞不清了,到底准确的演了多少场,我自己负责任的说,200到300场是差不多的,肯定不是一百场的级别了,因为那个时候一演就10场,如果是300场3万个孩子,你想他的父亲、母亲,姥姥老爷、爷爷奶奶,又影响6个人,我们这次用哈尔滨的小学,首先我们要考虑我们的木兰桐城合唱团(音译),然后每个学校,100个孩子,200多张票出去了,所以我想这个影响太深远了。

    提问4:老师我是黑龙江大学的学生,我想问袁晨野老师一个问题,别的劳改是朗读的形式,您是歌唱的形式,你这样的形式是怎样的诞生的呢,您这个与众不同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452679454190568012.jpg

    袁晨野:一个是张孝祥的《过冬听》,一个是苏式的《水调歌头》,这两个都是讲中秋之夜,讲思念之情,讲亲情团聚这样一个故事,但是两个完全是不一样的写法,张孝祥这个《过冬听》大家不是很熟悉,钱总说过,他在最困难的时候,两句诗给他很大的鼓舞,就是表里据成彻(音译)明月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音译),他请作曲家把这首诗写出来,这个不光是唱,是一首吟诵的诗。濮存昕也唱过,郑小瑛老师一句一句教的。这个适合吟诵,音域不高。还有一个就是这首诗,我们晚会的主题就是《但愿人长久》,在2007年的唐宋名篇之外,钱程先生又策划了一个叫《宋人弦歌》续集,这首曲目是由陆在易(音译)先生写的,特别的上口,能够记住这个旋律,这台晚会,大家走出这个音乐厅的时候哼的全是这个调。当然我觉得这首,这个音乐朗诵会,作为唱来说,我们是绿叶,但是我非常高兴,每一次参加这样的一个演出,对我都是非常好的学习和促进,对中国的文化历史,包括中国的语言艺术,因为我在学校中央音乐学院,我们对学生的教科书式的曲目,大概有三分之二以上要来自于我们中国的唐宋名篇也好,《诗经》这些,包括近代的明清的这些诗都有,包括林则徐、曹雪芹都被大量的谱成歌曲,从二三十年代美声唱法,西洋音乐刚传到中国,从校友每、黄自)  音译)包括庆祝(音译)我们每个人都要唱的,包括《大江东去》,包括《我住长江头》,包括《思乡》很多,我们唱的东西,三分之二从这儿来,比如说唱京剧戏曲,他们那个传承,我们美声唱法的东西,三分之二都是跟中国的古诗词有关的,所以你要不了解古诗词,不了解唐宋名篇,如果我作为老师,不懂,光会音乐、曲调,哼唱一下,说一下也是完全不够的,但是我参加了唐宋名篇的演出,跟各位老师,不光是在台上,台下也非常的和睦,这些老师都非常好。所以说对于我对这些中国文化,古诗词的理解更加深了一步。 我再去教我的学生唱这些歌曲的时候,或者是我自己在唱这些歌曲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作为一个演员,也作为一个学生,也作为一个老师,就是学到了不可估量的东西,所以谢谢你的提问。

    提问5:黑龙江广播电视报的记者,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吕老师,特别是我刚才看到大屏幕,第一届唐宋都有参与,这么多年来,这个舞台有什么魅力,让您坚持在这里,并且乐在其中,谢谢。

    91014932169241432.jpg   

    吕中:我觉得唐宋名篇不单纯是一个演出,也不单处是一个晚会,现在是唐宋名篇20周年,也不单纯是一个20年,之所以成为千古名篇,就说明它有能够永远流传下去的原因,因为我觉得在这个宇宙当中,在这个地球上,人是最核心的,我们作为演员来说就是研究人,它是人学,大家通过我们的形象,通过我们创造的角色看到了,但是诗歌把人的情感非常精华的提炼出去,就像刚才方明老师说的,它是我们的国学,它把人的精神,所以我觉得唐宋诗词它在拨动人的灵魂,让你听到的时候能够感动,听着把的诗歌,你能展开想象,人到底应当是什么样的,人有精神,有情感,所以人和人之间在交往,人在社会上到底要去干什么,这里头有把美学,给人们传递真善美,为什么我们要把唐宋名篇这么去喜欢它,但是目前来说,我觉得还不够,我们要把这种精神,要把唐宋名篇作为朗诵的经典,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特别是对孩子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国家,那么早的时候,人们就在对人进行探索,当他情感要爆发的时候,他用什么东西来表现呢,他去写诗,他要用诗把他的精神,把他对人生,把他对情感表现出来,所以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晚会,也不是一个人站那儿朗诵,也不是简单的乐队配合人,因为它表现着我们国家,我们人在传承的过程当中,它是怎么传承下去的。如果说人没有了情感,没有了真善美的传递,没有了这些的时候,那么一天到晚行尸走肉,是非常可怕的。所以我就说唐宋名片,它应该作为我们国家的文学保护,作为一个唐宋的经典,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所以我们今天的20周年的纪念,不是为了这20年,是为了让我们的唐宋名篇,特别是钱程老师,他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启动,带着我们大家,而且我们这些参与的人,恐怕都是这样一种情感的人,都是期望我们这个经久不衰的,让孩子们知道,让孩子们的情感有的放矢,让孩子们的情感能够为这个社会的发展一代一代的传承,而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什么都不明白,特别是现在生活好,他们不知道古人是怎么一代一代的走下来的。所以我作为一个演员,能够有机会接触到唐宋名篇,当时一说让参加这个,我就特别的高兴。而且这次20周年要纪念这个,我当时也特别的高兴。我写了这样几句话:唐宋诗歌千古名篇,祖国瑰宝代代相传,这绝对不是一个单纯的20年,所以作为我们演员来说,我真的希望我们所有的演员都能够好好的静下心来,好好的能够去读我们的唐宋名篇。

    郑小瑛:我补充一点,刚才从形式上来讲,它的诗与音乐血肉不可分,另外钢铁谈到孩子们,我觉得是个非常新鲜的创举。从我自己参加过多次了,只要是有可能,我每次都要跑道侧幕条听听孩子们的声音,那么熟练的背那个,让我感觉到祖国的未来,国学的未来,给你一种极大的欣慰。另外还有一条,很有特点的方明老师的道赏(音译),这个带一般的情况下很少有的,在诗歌前面,考虑到大家能够更加好的领会那个时代的内容,他几句道赏(音译)把我们带入那个情景,起到很好的普及和引导的作用,也是不可少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在宣传里提醒这一点,那不是个报幕,是很好的引导你来欣赏这个诗词,我相信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的,从这几点就是与众不同的一个晚会。

     提问6:各位老师好,我是《科技日报》的记者,我有个问题想请姚锡娟老师回答一下,现在都是网络回答,最流行的是网络语言,我觉得网络语言变得很随意,经常很多的字感觉任性、随意的变音,我觉得这是感谢钱程院长和诸位老师创办了这个唐宋诗词这个独体的载体,这个形式,让网络时代,让混乱的网络时代,让大家能够体验到唐诗宋词的美,现在有个规定,说很多字要变音了,涉及到很多唐诗宋词,有一句“远上寒山石境斜”,我很纠结,以后再带领其他背的时候,到底用什么音呢,好像这样的变音还不少,请姚老师指点一下。

    182990199594060471.jpg

    姚锡娟:我也很迷惑的,这方面也是我的弱项,大概我们国家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我看到这个,我也在网络上看到了,后来又辟谣了,说没有这样,这个是过去曾经有过的想法,没有作为文件发出来,我也没去刨根问底,这个东西,中国的文字语音,应该方明老师是专家,很多东西我们在念唐诗宋词以后才注意到,《望海潮》(音译)有一句,最后一句锦灏杀(音译),我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入门,他还有一个韵的问题,还有平平啧啧(音译)还有很多,不生抽(音译)不生不,有的观众念完了以后,高兴得不得了,他们是懂的,我记得到珠海去,当时有一个我们大哥时候50多岁,老先生上来很着急,这个应该念什么,比如说他摘东西,他说应该是地(音译),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太懂,后来还刺激有个入声韵,所以我这次写的,我的大学堂,音乐朗诵会,我过去很坦白的说,我对古诗词,主要是在学校里学,学完了以后放一边。但是通过这个唐宋名篇来说,那就是把我们带进去,慢慢的学到很多东西,再和好多艺术家,尤其是孙道临老师为首的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在一起使自己学到很多东西,一直到现在,每念一个东西,这个是怎么样,刚才一面在看,我那个时候怎么那样,那么使劲啊,现在知道怎么样去,一开始很紧张的,当时觉得千万不要放这些录像啊,挺害怕,觉得自己很不成熟,现在应该说比那个时候要成熟得多了,理解各方面,真是学到老,用到老,永远是一所大学堂。

     提问7:我是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记者,问康庄老师,我看在座的就您年轻,作为唐宋名篇比较年轻的一员,您对唐宋名篇这一个国学精神的传统,你在朗读的时候有什么样的体会?

    512707745160096497.jpg   

    康庄:我觉得我非常幸运,因为是中国唐宋名篇这么一个朗诵会,使我从一个歌曲演员,走上了朗诵的道路,以前也喜欢,为什么说我幸运呢?我一开始朗诵在2006年,当时替一下方明(  音译)老师,这个压力非常大,从此我就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在中央歌剧院,我实际上不唱歌了,已经开始做一个朗诵或主持这么一个工作,我就在想,是有什么样的吸引力能让我放弃我在音乐学院学这么多年的西洋唱法,走到这个队伍来,是因为我第一次登台,就跟这么多的著名的表演艺术家,朗诵艺术家,播音艺术家同台,所以这种压力非常大,我必须得不论从字词到朗诵的韵律,到感受,一定要对得起这个舞台。所以说,当我再给唐宋名篇写几句话的时候,我写永远的唐宋名片,向中国音乐唐宋名篇诗歌朗诵会致敬,因为是这个开启了我人生另一个旅程。尽管音乐和唐宋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原来唱歌我想的是音乐,袁晨野是男中音,但是我觉得唱歌,原来在音乐学院这么多年,想的是音准,节奏,声音,但是我在朗诵中我想的是内容,怎么表达,因为朗诵没有作者,没有作曲家给你固定一个什么音高,必须得完全的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把你自己的人生思想感情融入进去。所以我觉得记得有一次肖雄老师问我,他说康庄你没有感觉到朗诵以后变老了吗,真的觉得老了,是因为心老了,觉得这么多作者的悲欢离合,对自己生活的不如意。

    吕中:你不是老了,你是厚了。

    康庄:心老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舞台上尽管我是比各位艺术家年轻一些,但是我觉得还是像他们所说的,是一个传承,我希望在未来在我们的引领下有更多的年轻的演员,年轻的艺术家喜欢朗诵:

    主持人:各位老师,各位艺术家,今天不知不觉跟大家共渡了两个小时了,本来想坐一个小时,但是大家越聊越多,唐宋名篇20年了,大家想说的,我觉得一天一夜都说不完,邀请各位老师来看我们唐宋名篇的演出,我相信在演出上,所有老师想说的,所有钱程院长所说的,都在台上,大家都能看到了。

    提问:刚才郑老实说这场音乐朗诵会,是音乐盒朗诵分不开的,您觉得您的演出跟这些结合起来,会碰撞出怎样的艺术火花?

    892463353728325973.jpg

    吴玉霞:我这次朗诵是《春江花月夜》,大家知道这个是经典的,大家都非常喜欢的唐诗,它的意境和审美的角度有不同,虽然都是《春江花月夜》,都是景致,但是有情感的融入,这次合作把唐诗的《春江花月夜》的意境和琵琶曲的《春江花月夜》的意境融合到一起,这个是我们经常说的诗乐鹤鸣,演义经典。在这样的一个舞台上去解读我们对艺术的审美的认知和表达,其实它也有独特性。大家知道唐宋名篇已经有20年演绎的延伸了,我相信看过,感受过,体验过的在现场有这样的一个感受的人,他依然会有一种惦念,那么新的第一次接触的,一定会再来,因为他不仅仅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更重要的是把传统的意义融入了现代人审美意识,在我们敬畏传统,保存传统优秀文明的同时,把我们现代的对艺术的认知和感悟交织在一起,交融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是另外一层含义。所以特别希望借助于媒体的力量,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唐宋名篇,能够知道在未来的几天里面,有连续的三场,这些人在众多的参与演出的艺术家团队当中,应该说我的资历和年龄属于小的,所以我在这样的活动当中,我也一直在学习,我觉得在学习过程当中,让我们坚定了一份信念,因为它不仅仅是属于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我也希望在更开阔的舞台上展现中华文明,所以我们也肩负着一个责任,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海珠】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


    凡标明本网来源的稿件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本网欢迎转载,但务请标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权利人及时与我们联系。凡本网转载稿件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将立即予以删除。如有其他媒介从本网转载使用请保留本网载明的“新闻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联系电话:010-65015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