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中国公司秀| “画”说中国| 影响力企业| 分享

  • 多家银行股权被拍卖 降价、打折屡见不鲜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时间:2019-10-07 20:33   浏览量:7125

    1 - 副本 - 副本 - 副本 - 副本 (2).jpg

    仅10月7日正在进行和10月8日即将开始的银行股权拍卖就有将近40起。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北京10月7日电(王海珠)银行股权被司法拍卖在当前越来越普遍,据不完全统计,仅10月7日正在进行和10月8日即将开始的银行股权拍卖就有将近40起。然而,由于少有买家“接盘”,不少拍卖方对银行股权价格进行降价、“打折”或多次拍卖,但依然出现无人问津的情况。

    三场拍卖仅一场成交 降价、打折仍流拍

    10月7日一天之内,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有3家银行股权拍卖结束,其中仅一场拍卖成交,其余两场均流拍。

    其中,长沙农商行的411535股成功卖出。该股权的评估值为122.60万元,起拍价为98.08万元,相当于评估值打8折;此次拍卖中共有竞价81次,最终以123.88万元成交。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该标的第二次被拍卖,首次拍卖在8月18日-19日进行,起拍价为评估值原价122.6万元,但最终无人竞买而流拍。

    长沙农商行的该股份持有人为长沙农商行的自然人股东宋秋明,其因陷入民间借贷纠纷,被列为被执行人,逾期未自动履行相关法律义务,因此法院裁定将其所持有的长沙农商行全部股权司法拍卖。

    同日,还有哈尔滨农商行、滨州农商行的股权拍卖结束,但均流拍。两家银行的相关股权起拍价均较评估价值有所打折,并且,两个标的均为第二次被拍卖,本次相较首次拍卖价均出现降价。其中,哈尔滨农商行的4000万股为黑龙江远东木业有限公司所持有,股权评估价值为6392万元,首次拍卖起拍价为5944.56万元,本次起拍价为5647.332万元,降价约300万元;滨州农商行的10.2万股为张九贤所持有,股权评估价值为13.53万元,首次拍卖起拍价为13万元,本次起拍价为11万元,降价2万元。

    银行股权被司法拍卖较普遍 中小银行居多

    银行股权被司法拍卖的情形并不鲜见,其中以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为主。然而,银行股权拍卖屡现流拍,降价、打折、由拍卖改变卖的情况较多。

    记者查看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发现,10月7日正在进行中的银行股权拍卖共有18起,涉及到14家银行。其中包括烟台银行、浙江稠州银行2家城商行;浙江温州鹿城农商行、成都农商行、河南永城农商行、泉州农商行、遂昌农商行、湖南沅陵农商行、江南农商行等7家农商行;以及海口苏南村镇银行、德宏芒市长江村镇银行、四川名山锦程村镇银行、泽州浦发村镇银行、福建新罗晋农商村镇银行等5家村镇银行。

    其中,价格最高的为在浙江稠州商业银行2000万股股权变卖,变卖价为5600万元,相较7000万元的评估价打了8折。此前该标的已经两次拍卖但均流拍,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的规则,若两次拍卖未能成交,将会改为变卖,竞拍周期由1天延长至60天。

    记者注意到,稠州银行还即将进行另一起股权拍卖。10月20日起,北京天瑞霞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稠州银行未质押的1亿股股权将被拍卖,起拍价高达4.4亿元。稠州银行2018年末每股净资产为4.76元/股,1亿股股份的市场价为4.76亿元,该拍卖价为市场价的92.44%。

    10月8日即将开始的银行股权拍卖或变卖共有21起,涉及到江西银行、中原银行、广东高明农商行、浙江台州路桥农商行等15家银行。其中,价格最高的为山西鑫源兄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原银行1.18亿股股权,起拍价达2.233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江西银行、中原银行均为H股上市银行,江西银行于去年6月刚刚登陆港股,中原银行则于2017年7月上市。除此之外,还有上海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两家拟A股IPO银行,部分股权即将于10月份被拍卖。

    股东陷司法纠纷为主因 金额高、资质严致难觅买家

    在银行股权拍卖案例中,大多数被拍卖原因均为银行股东陷入司法纠纷案件,被列为被执行人后未履行法律义务,最终被法院裁定拍卖其财产,其中即包括所持有的银行股权。例如,稠州银行2000万股股权持有者为义乌市陶然农庄有限公司,后者为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被执行人,被法院裁定将其持有的银行股权进行拍卖。中原银行股东山西鑫源兄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也是陷入了与山西运城农商行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而被法院采取措施。

    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由于历史改制过程,有较多小企业股东、自然人股东,牵涉司法案件的可能性较高,因而被拍卖股权的以此类银行为主。

    对于银行股权拍卖难觅买家的现象,此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因为大部分银行股权转让的标的金额比较高,每个项目动辄上亿、上十亿,即使有些企业有意接盘,但是可能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金。其次是因为监管部门对银行股东的资质要求较高,例如股东自身的财务情况、信用情况等,很多企业达不到这些要求。另外,市场对于一些中小银行未来的发展看法存在一定分歧,特别是规模比较小的城商行和农商行,未来发展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影响到市场对其股权价值的判断。


    【责任编辑:李文文】
    手机扫码 继续阅读

    分享到…